爱尚小说 > 修真小说 > 裴师叔她又冷又飒 > 第六十八章 廖元青的质问
    但是只有裴镜知道,她如今体内灵力,已然被补充了七七八八。

    宝衣真人度给她的,自然不是冰灵力,但却意外中正平和。

    接过裴镜递来冰灵根灵塑,宝衣真人直接将其镶嵌在牡丹簪子花蕊处。

    随后。

    她重新取出一柄细长柳叶刀,灵光注入其中,又在其上雕雕刻刻一气呵成。

    当宝衣真人收回柳叶刀,牡丹簪子上。发出一股骇然恐怖之力。

    瞬间冰属性力量强横爆发,花蕊处核心法阵大亮,却重新将这力量包裹其中。

    裴镜离的最近,感受自然也最深刻,自己的冰灵力她熟悉,怎么会有方才那样恐怖的气息。

    难道……

    都是核心法阵缘故?

    “小友!这金簪可以抵御筑基大圆满修士三道攻击。

    这发簪上本就有你冰灵根的气息,如此一来,便赠与你吧!”

    裴镜接过宝衣真人递来金簪,正准备拱手致谢,忽的猛然抬头,眼中有些不可置信。

    “筑基大圆满三道攻击?”

    可自己仅仅是筑基中期修士啊!

    船舱上的众人似乎和裴镜一样疑惑。

    筑基初期修士的灵力,可以做出筑基大圆满阶段的法器?

    宝衣婆婆却面色如常,唇角溢出温柔,眼底难得带出几分傲然色。

    “炼宝师作为阵法和炼器的二级交叉学科,用处自然也是极妙的。”

    “炼宝炼宝核心便在一个‘炼’字!”

    说着,宝衣真人看了眼裴镜,随后才道

    “这位小友虽然只是筑基中期,可我这老婆子也是结丹大圆满呢。”

    看着手中握着的金簪,裴镜似乎明白了什么。

    以自身冰灵力为原料,凭借炼宝师修为和法阵来炼制法宝。

    法宝的潜力,最终只有炼宝师的修为来决定。

    其他因素会有影响,但非至关重要。

    在宝衣婆婆示意下,裴镜重新退回了原来位置。

    “好了!既然给大家露了一手,老婆子也该为这钨金锤和月刃寻找下一任主人了。”

    说着,宝衣真人右手爱惜摩挲着钨金锤锤柄,眼底透出几分不舍。

    “老婆子一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小锤子和月刃却是陪我在炼宝征程中,戎马了半生……”

    宝衣真人语气突然一顿,没有继续说下去,直接朝着众人道

    “各位小友若是有心,直接双手成掌,让老婆子瞧瞧就是。”

    话音刚落,裴镜就感觉身旁修士活泛起来,尤其是女修士,纷纷伸出自己嫩白纤长的双手。

    看了眼自己的双手,裴镜想了想倒也伸了出去。

    宝衣婆婆的回颜,对他们晚辈来说——

    意味着部分传承!

    虽然未来辅修什么,在裴镜脑海中尚不清晰。

    但宝衣婆婆今日之举,显然为裴镜种下一颗种子,让她多了选择的余地。

    身后的廖元青,看着裴镜伸出双手却是微微皱眉,怎么……

    粗糙了这么多?

    裴镜的双手也是白皙修长,但却绝对上不上柔嫩。

    她的掌心和五指内侧,在一个多月高强度练习剑法下,早已附上一层薄茧。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修炼刻苦缘故,裴镜手指的线条愈发紧直,可以看到分明的骨节。

    哪怕仅仅看上去,也能感受到那双手的灵活有力。

    宝衣婆婆在没人身前并没有停留多久,裴镜亦然很快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之上。

    “今日多谢各位小友,人选老婆子已然心中有数。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东西我会会托人送到小友房中,老婆子今生无憾……

    也该离开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带着温柔笑意。

    “丫头,望——好生珍重。”

    耳边传来轻柔如烟声音,裴镜眼神一凝。

    裴镜目光随着宝衣真人身影望去,桃李样貌的女子身形逐渐化作点点灵光,消失在漆黑天际。

    宝衣真人消失前唇角那温柔浅笑,却被裴镜深深记在脑海中。

    一众修士目送宝衣真人远去,径自默哀了半刻钟,人群也逐渐散去,众人匆匆回到各自客房之中,隐隐带着些欣喜。

    陆渊提步上前,没有搭理一旁的廖元青,直接朝着裴镜道

    “三日后继续!”

    把话撂下后,他见裴镜点头答应,便头也不回起身离去。

    看着两人互动,廖元青目光深沉,只觉得心中生出一股子邪火,直烧的他心烦气躁,语气中隐隐透着不悦。

    “别傻站着了,我送你回去。”

    裴镜沉默了片刻,却也没有拒绝。

    此时船舱上的人不多,廖元青静静走在裴镜身旁,不时瞥她几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裴镜微微抿唇,四周有些安静,也分外……

    尴尬!

    这是星河秘境之后,她和廖元青两个人单独走在一起,彼此不说话,就更显怪异。

    比起这份尴尬更让裴镜纠结的是,廖元青的反常。

    今日他竟然直接将自己推了出去,这让裴镜有些不悦。

    不管怎样,是否要去做乃至选择如何做,都应是自己决定才好。

    廖元青这般——

    有些越俎代庖了!

    而且……

    两人相处时那股子尴尬气氛,根本没办法让裴镜忽略心头怪异。

    深吸了口气,裴镜故作轻松道

    “廖前辈,晚辈来朔漠多谢您的照顾,不过日后若发生今日之事,还请前辈让晚辈自己做主。”

    对上裴镜那双明亮坚定双眼,廖元青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这人果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真当他廖元青没有看见宝衣真人寻找变异灵根修士时,她眼底的犹豫吗?

    自己所做的,只不过推了她一把而已。

    更何况……

    此时那柄小锤子和小刀子,怕是已经在这死女人房间里了吧?

    旁人或许没有发现,一直关注裴镜的廖元青却感觉到,在宝衣化作灵光时,眼前人气吸明显错乱几分。

    不过……

    裴镜眼底的执拗,却到底让他点了点头。

    见廖元青眼底虽有些不耐,但到底是同意了,裴镜心下微松九十八号房间已经到了门口。

    心中一喜。

    总算不用忍受着尴尬的气氛了。

    日后……

    离这人也有多远躲多远吧。

    “就送到这里吧,前辈慢走,晚辈先进去了。”

    廖元青敏锐察觉到裴镜眼底的轻松,眉峰微挑。

    他在裴镜闪身进入房中时,长臂一伸利索将门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