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286章 音魄
    待到一行人,借靠着湖边那些四季常青的高大树木,偷偷摸摸地将浑身无力内力全失的慧染,像是献宝一般,送到一个面目阴鸷眼底发青的青年之前,被软筋散折腾得头昏眼花的慧染,惊愕至极地嚷道,“是你?”

    此人正是王佑之同母胞弟——王康。他像是苍蝇闻到肉香一般,急不可待地奔到慧染面前,一只黏糊糊的手,摸上那张心心念念的脸。另一只手摸向那被水打湿了的如同羊脂白玉肌肤。眼中的淫邪之意,几乎都要漫了出来,“极品,果真是极品!”说罢,竟伸出舌头,吧嗒一声,舔上了慧染的脸。

    这一段猛如虎的操作,简直吓傻了小白兔似的慧染。他哆嗦了一下,竟然念起了经,“见色心迷惑,不惟观无常,愚以为美善,安知其非真?以淫乐自裹,譬如蚕作茧。智者能断弃,不眄除众苦。心念放逸者,见淫以为净,恩爱意盛增,从是造牢狱。觉意灭淫者,常念欲不净,从是出邪狱,能断老死患。”

    又念“淫之为病,受殃无量,以微积大,渐致烧身,自陷于道亦及他人,不致究竟。犹自饮毒复饮他人,是故说淫不可纵。”

    再念“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

    在他喋喋不休的念经声之中,王康却是三下五除二地扒拉下自己的衣裳,“别怕,乖乖,让爷来和你好好地探讨一下欢喜佛。”

    即将把这朵出尘的青莲花,拖拽到污泥之中,尽情地蹂躏摧残。光是想想,王佑的心里便升腾起一种狂热的激动,眼睛宛如充血一般闪耀着疯癫之般的色彩。

    可是,他刚刚向前迈了一步,便感觉到一团物什从上而下兜头盖住了他,身上某一处猛地一麻,然后便是一顿激烈的拳打脚踢,像是暴风雨一般袭向他。他想张口呼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王琳琅出手毫不留情,虽然没有动用内力,但是她的拳头犹如狂风闪电,连环暴击之下,打得地上那人蜷成一圈,像是缩成一团的刺猬一般。

    这个渣滓,竟敢在父亲的孝期行如此龌龊之事,真是一点礼义廉耻都没有,烂到根子去了!况且,被威胁过数次,竟还敢将淫邪之手,再次伸向慧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慧染惊喜地望着眼前之人,正要开口唤人,却见王琳琅食指竖在嘴边,做出一个禁声之势,他便赶紧地捂上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王琳琅打得很有技巧,专挑这厮身上的软肉经脉上打,既不会让他有性命之忧,又让他痛到极致,宛如抽筋拔骨一般。

    雷电霹雳一般的暴打之后,她一把扯开了蒙在王康身上的布幔,闪电般地点开他身上的穴位,然后抓起他的一只胳膊,大力地往外一扔。只见一大团白花花的肉条,越过窗户,划过半空,像是一条美丽的抛物线一边,落入了碧波荡漾的湖水之中,正巧砸在路过的一行小厮丫鬟的不远之处。

    楼下的人,终于感觉到不对头,蹬蹬蹬地跑上了二楼。刚一窜入房中,他们就像是撞见鬼一般,心胆俱裂地盯着站在房间中央的那个人。

    此人一身白色孝服,面如寒霜,眼似风雪,左脸之上还有一条丑陋的疤痕,正是林芝县主王琳琅。她冷冷地望着他们,仿佛九天的神谛,望着地上低贱的尘埃。

    一瞬间,关于她的种种传闻,像是霹雳一般从他们脑中划过,有心想要逃跑,可是双脚像是钉在地上一般,根本挪动不了半步。

    “县主,我————,我们————”那个红衣女子鼓足勇气,想要说点什么,但一碰到王琳琅如刀锋一般的眼神,她便结结巴巴,语不成句,什么也说不出来。

    “红衣,你也配穿红衣?”王琳琅的身影一动,匕首新月在她手中闪现,只听到一阵哗啦的声响,那女子身上的外裳,瞬间被她划成无数碎片,如落英一遍散落了一地。

    “去吧,找你的主子去!”惊骇未定的女子,直觉一股大力袭来,自己像是一页小舟,被大风刮卷而起,飞跃半空,朝碧蓝的湖水当头砸去。

    刚刚把那赤条条人事不省的男人救上岸,惊恐万分地发现此人正是自家五爷,众小厮丫鬟正是惊骇未定之时,却突然又听到一身巨响,有人准确无比地被砸落刚才五爷落水的位置。

    他们刚要再去救人,却见天空之中有数道赤条条白花花的身影划过。这些身影,一个接着一个,像是被一根线串上的蚂蚱似地,依次落到水中,激起水花无数。

    救人,被救的,忙做了一团,乱成了一团,喧闹成一团。

    王琳琅站在窗边,面目像是一位画师用最冷的色调,绘就而成,没有一丝柔和的色彩。

    “阿琅,”慧染的声音,如同迷蒙的云雾一般,透着一种捉摸不定的缥缈感。

    王琳琅转过身,面向可怜兮兮地瘫倒在地上的慧染,看着那张如画一般的容颜,心中不约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别怕,我带你走。”她大步走过去,一把拽起慧染,如一股飓风似越过高墙,掠过树颠,一路蜿蜒曲折地返回到自己的院落。被惊动的暗卫有无数,只是见到是她,便又退回到悄无声息当中。

    她的院中,大管事是曾经服侍过师尊的老人。见过她带回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和尚,虽然惊讶至极,但什么也没有说,反而体贴地让人准备了沐浴的热汤,还有防风寒的姜汤。

    王琳琅寻到从谢神医那里搜刮到的解毒丹,塞了一颗到慧染嘴中。待到慧染被小厮搀扶下去,洗漱一新,重现来到她面前之时,王琳琅正拿着一本页面发黄的书,微微发愣。

    “阿染,现在感觉好了吗?”见到一身素衣的慧染,穿着师傅曾经的衣裳,她的眼中先是划过一抹淡淡的伤感,然后便是一丝浅浅的温暖。

    “好多了,感觉身上的力气都回来了。”慧染对着她微微一笑,眼睛似是星光在闪耀。

    “我不是叮嘱过你,不要随便下山吗?你怎地混到了做法事的僧人当中?慧和呢?怎地没有和你在一起?”王琳琅有些气不打一出来。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世间险恶?难道不知道那个福馨公主还对他恋恋不忘?

    “我想你啊。可是,又见不到你。不过,既然山不就我,那我来去就山,所以我就来了啊!至于慧和,他去东山书院接慧觉去了。慧觉有两日假期,他也好想你,我们都好想你。我们约定,酉时初刻,在朱雀大街见面。”慧染眨着一双澄明清澈的眼睛,欢快地说道,那张如画的眉眼之上,没有丝毫的阴霾。

    真是一个心思纯净的家伙!看尽了种种的苦难与丑恶,经历了无数的险恶,却仍然保留着最初的善良与纯真,坚持着自己的原则,真是不知道该骂他心大,还是脑笨!

    王琳琅将手中的书册递给了慧染,“诺,我师傅收藏起来的《音魄》,一本专门用音律来攻击并杀人的奇书。”

    纵使心中天人交战了好久,但最终,王琳琅还是将这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时光的古旧书册,交给了慧染。“阿染,世间险恶,人心不古,若是再有人对你心存不轨,企图染指于你,你尽可以惩罚报复回去,甚至杀人都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烦我,我必犯人。”

    “阿弥陀佛,阿琅,我们要多行善,少做恶啊!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赠。做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慧染书呆子般地念起经文。

    王琳琅不想再跟这朵不染尘埃的青莲讨论,什么有人打了我左脸,我再把右脸凑过去的问题,她简单而粗暴地打断他的话,“让你练,你就练。哪有那么多废话?功夫高深,难道不好吗?一来,加强自保能力。二来,也可保护身边之人。”

    “保护身边之人?那是不是说,阿琅可能也需要我的保护?”慧染那张素白如玉清雅如莲的脸上,划过一抹激动之色。

    不,她不需要,此生,她永远也不会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可是,看着面前这张眉眼弯弯笑若春风的脸,王琳琅竟鬼使神差地答道,“嗯,需要。”

    “那我就练,以后保护阿琅。”慧染打开书页,兴奋地翻阅起来。

    王琳琅瞥了瞥他腰间的那杆黑色洞箫,似是有无间思绪在心中翻滚跌宕。她记得师祖对她说过,这杆洞箫,与她的霸王枪,源自一处。若是阿染学会了音魄,它会不会变成世间最厉害的杀人利器?不过,这厮心性纯良,从来都是宁可天下人负我,也不可我负天下人,相信他定不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想到这儿,她走到靠墙的书架上,拿起另一本小册子,递给慧染,“诺,这是我搜罗的古代十大名曲,你拿去,好好练。”

    “十大名曲?”慧染心中像是灌了一瓶蜜,眉角微弯,笑容绽放,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般。

    这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笑容,在一瞬间几乎晃花了王琳琅的眼。她心中不约地发出一声暗自的低叹,这厮长成这般模样,偏偏在身份上又是一个和尚,无怪乎不论男的还是女的,都像是蜜蜂闻到花香一般,前赴后继地扑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要将他占为己有!

    不过,这又能如何,这呆子在自己有意的引导之下,对于音攻已经有了一定的体验。待到他将《音魄》全部地学完,融会贯通,恐怕这世间再无人敢随便对他起任何的心思!对于压迫欺负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强大,强大到一定高度,这世间再无人敢欺辱你了!

    她瞟了瞟正在认真看书的和尚,嘴角不约地擎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而忙起自己的事情来。不知道为何,这次回到建康,心中总有一种惴惴不安之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她所做的,就是赶在一切发生之前,做好一切万全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