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190章 书房
    她慢踏踏地领着慧染,来到了昨晚萧博安临时安置她的那个房间。这是一间雅室,布置得干净整洁。淡淡的檀香,混着幽幽的墨香,若有若无地弥漫在整个房间之内。

    靠墙的两个大黄花梨木柜子里,摆放着各种书籍,甚至竹简,一种知识的凝重感,似乎透过那缕空的雕花柜门,扑面而来。

    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枚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毛笔如树林一般。一个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静静地依靠在案几旁。在那花囊里,插满着满满一囊粉色,白色的莲花。在莹白的花瓣之上,甚至有露珠清晰可见。

    “阿染,你且寻一处,打坐练功,我来写画一些东西。”王琳琅对着慧染轻身说道,生怕打破这一室的静谧和安然。

    “嗯!”慧染点点头,寻到一个阳光灿烂之地,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内功功法。

    安置好了慧染,王琳琅像一只动作敏捷的山猫一般,走到了那宽大的书桌之前。视线审视地梭转了一圈,落在了那一个麒麟形状的墨玉笔架之上,竟然惊愕地看到了数十根细长的木炭条放在其中。许是放置的时间长了,上面有一层淡淡的灰尘。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人用木炭条来写字作画,除了她之外。莫非萧博安那厮,竟将她五年以前用过的东西,保留至今?

    她心中一动,拿起了笔架,轻轻地摸索着那威风凌凌的麒麟,难怪刚才觉得有点眼熟,原来是当年自己在建康之时用过的东西。这个家伙,虽然嘴巴毒辣,性情阴晴不定,但是却如此地长情!那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干瘪的小丫头吧,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却被这个人惦记上了!想到这儿,她的嘴角咧出一抹浅笑。

    将笔架放回到书桌上,取出里面的碳条,她开始在案几上的白色宣纸上,涂涂画画起来。画了一系列的形态各异款式不同的帽子之后,她停下了笔,稍稍思索片刻,便开始画各种各样的箱包。

    古代的男人喜欢用簪子束发,女人则喜欢朱钗满头,帽子的市场委实有限。但是,种类繁多的各式箱包,则完全不同,它们面对最广大的消费群,发展的潜力,可谓无限广阔。想到这儿,王琳琅的下笔,更加地有神。

    毕竟是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要挖掘的第一桶金,所以王琳琅抱着认真而细致的态度,不仅画完了数十种箱包,而且换下手中的碳条,拿起一支毛笔,开始书写一份详尽的计划书。计划书写完,她意犹未尽,又认认真真地写了一份契约书。一式三份,写得工工整整,详详细细。

    她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一直以来,小心翼翼,胆小谨慎,生怕自己这只小小蝴蝶,扇起的微风,影响了历史车轮的转动。

    但是,现在,她深深地体会到,若是这一生一直这般地束手束脚,这也不敢,那也不敢,那她穿越这千年的时光,来到这个陌生的异世,究竟是为何呢?还不如随性地活上一遭,也不枉来到这个世间一趟。只要不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搞科技变革,不参与政治革命,她想,就凭她个人的微末之力,还撼动不了历史车轮前进的方向!

    将桌上的图纸,计划书,契约书,分门别类地归纳整理好,她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瞟了瞟那厢的慧染,发现他还处于入定状态,不约地将视线落在桌上左方散落的字帖之上。

    她随手拿起一张,轻轻地扫视一眼,发现那字笔锋雄奇,若脱缰骏马,又如蛟龙飞天,端地是力透纸背,气势惊人,正像萧博安那厮人一般。

    她嘴角咧起,沁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突然,她的视线落在那字帖下方的数张画上,一下子就僵住了。嘴巴不约地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呆愣了片刻,接着,她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然后,她的手动了,将那些画一股脑地抓在手中。

    随着她一张一张地快速地翻阅,她看到一个美丽得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里,在浴桶里沐浴。从闭眼沉睡,到受惊醒来,再到裸身出浴,一张一张,几乎将那人给画活了,几乎就从那纸上走了出来。

    这——这——不是当年她画得那套美男出浴图吗?她记得她将它取名为色遍天下,将它们送给风三娘,怎么现在会在萧博安手里?难道是风三娘转送给了萧博安?或者萧博安从风三娘手中抢了过来?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萧博安为何将一个陌生男人的出浴图,放在自己的书案之上?难道是要经常观看?

    想着萧博安色眼兮兮地看着一个裸男的出浴图,那场面真是惊悚万分!王琳琅不禁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干紧将脑袋里那荒唐至极的想法,赶到了九霄云外。

    她的视线,再一次落到那个睁开眼睛的美男身上。他的眉,如远山般高远。眸如星辰,晶亮而深远。五官的轮廓分明而深邃,如刀刻般俊美。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正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从那宣纸之上,无言地注视着自己。

    突然,王琳琅脑中,似乎有一根弦,被猛地一下拨响。这人——这人——怎地——给她一种极其古怪的熟悉之感?这——不是——那该死的姬安吗?只不过,画上的这张脸,更显年轻,更显稚嫩!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琳琅两眼发直,又惊又怕,双腿似乎不听使唤地,像是筛糠一般乱颤起来。脑袋也仿佛在骤然之间,变成一团浆糊,根本无法清晰地思考。

    这——这——他妈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直觉自己的心,一下子紧缩起来,好像是冰凉的蛇爬上了背脊。

    “小琅,”一道轻唤声,响在耳畔,将她从暴风骤雨般胡思乱想之中,彻底地唤醒过来。

    望着慧染那双明亮澄净的眸子,王琳琅乱麻似的思绪,稍稍地恢复了几分。她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图画,匆匆地塞到桌上那叠字帖下面。

    “阿染,走,我们走!”她有些慌张地说道。抓住慧染的那双干净温暖的手,就要往外奔。

    “可是,你写的东西——?”慧染的目光落在桌上画着帽子的宣纸之上,似乎不明白,为何辛辛苦苦地劳作了一番,临了又将它们抛下?

    王琳琅松开拉着慧染的手,将那三叠纸张,胡乱地卷起来,拿在手中,就匆匆地往外走,活像有狼在后面追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