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186章 琴箫
    第二日,王琳琅醒来之时,窗外刚刚流露出一丝亮光。远远地,似乎有鸡鸣之声,遥遥地传来。她侧耳倾听了一会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响,便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身而起,盘膝坐下,对着窗外朦胧的晨光,打坐调息。

    待到她从入定中醒来,便见窗外,太阳撞碎暗蓝色的天幕,像是燃烧的红火轮一般,冲出了地平线。红艳欲滴的朝阳,喷薄而出。千万缕金光,像是利箭一般,冲出界限,射向四面八方,洒向天地万物。

    这一刻,她的心境,就像是一湾静静的湖水,突然被这无形的光线,轻轻地触动,触发了万千的涟漪,无限地向外扩展,再扩展。丹田之处的气流,似是被涟漪牵动,源源不断地滚向每一处经脉,每一处血肉,每一处筋骨,每一个细胞里。轻盈而饱满的气息,充满了她的整个身体。仿佛是无数个小小的雨滴,悠悠地升空,变成了一朵洁白的云朵。

    她竟然在这一霞光万丈的时刻,突破了!逍遥真气,从第五层,一下子撑破瓶颈,跃至了第六层。

    这一瞬间,她直觉自己就是庄稼人,久旱遇到了甘霖。又像是外出打鱼的渔夫,在雾海中望见了灯塔。心中的那股子乐乎劲儿,真不知该是如何形容。她卡在第五层上,已经有两年之久,哪想今日,竟在观日出之时,机缘巧合之下突破了!一旦真气层面提高,她的秋水剑,以及霸王枪,都会跟着水涨船高,跟着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她心情愉悦地走出了房间。刚刚迈出房门,便见到萧博安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她心中一个激动,便像是一只小鸟扑了过去。瞅瞅周围没有什么人,她便一个仰头,一个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地亲在他的脸颊之上。

    “早安,萧博安!”王琳琅嘴角含笑,面带羞红地说道。

    这么主动的一个吻,显然让萧博安有些意外。但吃惊之余,他心里便像是灌了一瓶蜜似地,有一种极为隐秘的甜蜜之感谈恋爱真好,竟有这般好处!

    有幽暗的光,从他的眼眸中,一划而过。他长臂一伸,毫不客气地拉住她,一个深深的吻,如狂风暴雨地袭来。

    王琳琅几乎本能地想要推开他,但是,她退,那人便进。当俩人嘴唇最终碰到一起的时候,那一刻仿佛春天来到。在一片眩晕之中,她只得闭上眼睛,本能地抱住他。

    许久,他才放开她,眸光深邃,“早安,小舞。”

    王琳琅的脸,宛如红霞乱飞,有那么一刻,她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因为那眼中的炙热,仿佛会烫人一般。她微微地挪开了视线,轻声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有事要出去,申时回,到时和你一起出去逛逛。”萧博安看着对面的女孩,心情立刻如同外面的艳阳天一般,变得灿烂而明媚。先前因得来的消息而涌上心头的阴霾,一下子烟消云散。

    “好!我等你!”王琳琅擎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可她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住了,变得尴尬万分。她满脸羞红,恨不得地上有一个洞,能够立刻钻进去躲起来。

    因此,此刻,另一个身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此人一身灰色的劲装,面目冷漠,不苟言笑,整个人宛如石雕一般,正是萧博安的面瘫护卫——文轩。经年不见,此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寡言少语,冷如冰霜。

    他掀起眼角,瞅了王琳琅一眼,便面不改色,神色自若地随着前方那道身影,转过拐角,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莫非这家伙看到刚才————?想到这儿,王琳琅直觉自己的脸,像是着了火,烧得厉害。她虽然有一颗现代的灵魂,但是自从来到这里,毕竟受到了十多年大家闺秀的教育,刚才的行为,不可谓不惊骇世俗,难怪那面瘫脸那么瞅了自己一眼!

    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像是一道飞快奔淌的溪流一般,朝自己先前的那间房奔去。

    昨夜将慧染救了回来,将他放置在那里,也不知他现在怎样了,想到这儿,心中的甜蜜与窘迫,顿时消失不见,只余担忧和牵挂。

    她一进屋,转过精致的雕花屏风,便看见慧染端坐在那临窗的榻几,一边转动着手中的佛珠,一边在小声地念着经文。金灿灿的阳光,撒照在他满身洁白的衣袍,和锃亮的光头之上,使得他浑身似乎沐浴在一种圣洁的光辉里,几乎要凌空飞去。

    王琳琅心中一动,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近到跟前,却发现他额头汗珠淋漓,手上青筋暴起,身体微微发颤,似乎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阿染,”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惊慌地叫喊到。

    慧染直觉头脑里有一片蚊蚁萦绕的振翅之声。嗡嗡嗡,嗡嗡嗡,由小变大,练成片,然后逐渐变成巨大的轰鸣之声,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血管里向外挤压般,几乎要撑爆他大的身体。皮肤开始发冷,他能感觉到它在不由直呼地抽动,好似有小猫在用尖利的爪子,使劲地抠挖着凸起的鸡皮疙,痒痛顺着毛孔逐渐钻进了骨头。

    就在这几乎令人抓狂的痛苦之中,他仿佛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之声,从无尽的混沌之中传来,不由睁开了沉重如铁的眼皮。

    “小琅,我难受。”望着面前这张明媚灿烂铺满阳光的脸庞,慧染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皱着眉,扁着嘴,缠着声音,小声地说道。

    莫非是那寒食散的毒瘾发作了?

    王琳琅心中猛地一提,忧虑自脚底,如同一根攀爬的藤蔓一般,募地一下子,窜爬到了头顶。她面上挤出一个笑容,柔声说道,“阿染,别怕,你这是染上那寒食散的瘾了,要靠自己的意志力才能抵抗过去。我不走,来弹琴陪你。待那毒瘾被你打败了,我再教你新的曲子,到时我们琴箫合奏,可好?”

    “好!”慧染那张苍白憔悴,青筋凸起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眸中尽是满心满眼的信任。

    他善长音律,喜欢吹箫。自下山以来,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和王琳琅琴箫合奏,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看着这张眉目如画的面孔,王琳琅心中募地便是一痛。她觉得自己十分地对不住师叔祖,有负他的嘱托,竟然让慧染在入世历练之中,染上了种种的尘埃和泥泞。

    心中思潮起伏之间,她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在一处案几前坐下。那案上摆放着一把七弦琴,通体洁白,像是美玉一般,静静地躺在那里,散发着一股柔和而宁静的光。她盘膝坐下,双手轻轻地抚上而来琴弦。

    美妙灵动的琴声,立刻从她的指间流泻而出,似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柔美恬静,舒软安逸,正是《心经》。琴声犹如天籁,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清澈明净,委婉连绵,仿佛可以洗涤灵魂,净化心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菠萝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低低的吟唱之声,伴随着琴声起起伏伏,一遍又一遍,在室内流转。

    歌声被王琳琅压得低低地,似乎只有近前之人,才能够听清她哼唱的内容。但是,那缥缈的琴声,却穿过门缝,窗户,房间,飘荡出去,散播广袤的天地之间,令听到它的人,如痴如醉,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

    后来,有幽婉的萧声加入,那古琴和萧声平分秋色,曲调搭配,和婉而清静,犹如冬晨雪溪,似乎可以洗涤世间的一切污垢和尘埃,让人平和宁静。

    王琳琅按住琴弦,止住了最后一缕颤音,抬头望向窗前的慧染。只见那人朝自己宛然一笑,笑容清澈,面容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