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千金力 > 第128章 爱的诞生
    就像月儿有阴晴圆缺一样,人的情绪也有着高潮与低谷。

    今夜的王琳琅尤其如此。当那一阵汹涌的情绪,像浪潮一般袭上心头时,那些深藏于心的悲伤,终于从黑暗的角落里,喧嚣着跟着喷涌而出,将她脆弱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也许所有坚强的人,都有着不为人所知的一面。他们强大的好似无坚不摧的外壳,包裹着内心的柔软和脆弱。而有一天,当这个外壳在外力的作用下,出现裂缝时,便可以瞥见那些被深深掩藏起来的脆弱。这些不见天日的脆弱,一旦被外人所见,便更能引起内心的震撼和深深的怜惜。

    姬安听着身旁的女孩浅浅的呼吸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看着星光下薄雾淡淡的山谷,心里涌起了一股奇异的幸福的感觉。似乎全世界都安静了,唯有他和她坐在这里,在这世界的边缘,相依相偎,拥有彼此。而那颗在苦难中浸泡已久的心,似乎在这一刻突然安定了。

    倒是王琳琅,当她从那一阵情绪的起伏中,慢慢地恢复过来,便感觉有些不自在。这般将心事讲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听,似乎不符合她一贯的作风。可另一方面,她不得不承认,也许正是因为此人是一个陌生人,她才敞开心胸说了这么多吧。

    她轻轻地咳了一声,坐直了身子,侧头望着姬安,有些疑惑地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我?”

    问完了,才募地发现自己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便补充着说道,“我是一个女孩子,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惊讶吗?”

    难道这么几年来自己一直做男儿打扮,如今纵然穿上女装,也看起来像一个男人?

    她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该凸的地方绝不凹,该凹的地方也绝对没有凸,凸凹有致,玲珑有形。她又摸向自己的脸,光滑明洁,宛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富有弹性。就算是不是大美女一个,也绝对青春可人,怎生眼前这个男人,却没有半丝意外和惊艳的感觉?难不成这个男人自己长得风华万千,所以对自己略显寡淡的面容,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抑或是说这个男人真得是一个断袖,只对男人感兴趣?

    王琳琅的目光,越来越诡异,像是一只长着毛的大狼蛛,突然从石壁上掉上来,落到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上,让人突然觉得背脊一寒,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跑了出来。

    “我很高兴,你不是一个男孩子。我很欢喜,你是一个女孩。”被盯得有些心底发毛的姬安,强按下心中的那股异常,有些闷声闷气地说道。那双盯着她的眼眸,仿佛倒映着满天的星河,光华流转,璀璨得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在这一刹那,王琳琅似乎感觉到自己呼吸一滞,心跳漏了一拍。面前这张妖孽得让女人都觉得羞愧不已的面孔,面孔上那双仿佛黑洞般吸扯人心的深幽眸子,在满天星光下,像是罂粟一般,深深地吸引着她,让她欲罢不能。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她像是梦游般,喃喃低语道。

    “许是在梦中!”姬安的声音,像是陈酿的酒一般,散发着芬芳醉人的味道。

    “梦中?”王琳琅似是被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将视线从那张盛世美颜之上移开。

    罂粟的花儿再美,香气再浓郁,但也是有毒。如果沉浸在其中而无法自拔,最后的倒霉受伤的人,说不定就是自己。这是一个神秘而危险的人物,数不清的谜团缠绕着他,使得人纵使想靠近他,也会心有顾忌,从而踟蹰不前。

    看着那女孩拉开与自己之间的距离,整个人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疏离,他的心里不觉顿时有些黯然。

    “萧博安是谁?”他突然轻声问道。他的声音不大,却好似一口钟似地,在王琳琅的耳边突然撞响。

    无数个画面,像是倒带的影片似地,一个片段接着一个片段地,零零碎碎,杂乱无章地,从她的脑袋中跳跃式地滑过。她的思绪像是波纹一般,出现了一连串的波动,

    “一个故人。”她慢慢地回答道。

    “一个什么的故人,会让你不顾一切地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了下去?”姬安幽幽地问道,心中泛起了极度的苦涩,甚至一丝嫉妒。他不会忘记,就是因为自己被误当做了此人,这个女孩才不管不顾地从那么高的悬崖之上,纵身而下。

    “一个什么的故人?”王琳琅闭了闭眼。在这闭眼的一刹那,那个人清晰的影子,冲破了无数个时间的缝隙,一下子回到了她的眼前。

    想起当年那样决然壮烈的离去,将一大堆乱摊子丢给他,她的心不禁深感愧疚。

    “哎,我说,他是什么样的人,与你又有什么关系?”王琳琅不想过多地谈论这个人,于是转移话题。

    “跟我有莫大关系啊!要不是你将我误当作了他,你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救我吗?”姬安有些自嘲地瞥了瞥嘴。

    “可是,我不想谈论他。”王琳琅轻轻地说道,她的眼眸微垂,似乎想掩藏眼中流露出来的情绪。

    “你讨厌他?”

    “我怎么会讨厌他?”王琳琅几乎是尖利着嗓子反驳道。

    “那你喜欢他?”姬安紧追不舍地问道。

    “喜欢他?”王琳琅嘴角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幽幽地说道,“遇到他的时候,我只有十二岁,像是一个发育不全的豆菜芽,哪里懂得这些情情爱爱的?倒是他,当年青春正好,正当年岁,喜欢他的女子多了去了,他哪里会看上我这个豆菜牙?”

    “可是,我瞧他在你心中的位置,有些特别啊!”姬安嘴里有些发苦,心里有些发酸。

    “特别,是很特别啊!他救了我的命,在危难之时给我避身之地,又在我不告而别之后帮我处理了一大堆乱摊子。所以,你说,他怎么能不特别呢?倒是你————”王琳琅转过头,盯着姬安,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似乎不在他身上看出个所以然绝对不会罢休。

    “我怎么了?”这样具有压迫性的目光,让姬安心里微微不安,不由地暗暗提高了警惕。

    “你这人神神秘秘,古古怪怪,竟然认识风三娘?你到底是谁?竟值得让她为你拼命到舍身忘死的程度?”想起血人一般的风三娘,王琳琅狐疑的眼神,更加地具有压迫性了,像是一堵墙似地朝对方倒下。

    姬安素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纵使心里似有无数波澜起伏,外表上却瞧不出任何的端倪。微微一个浅笑,他答道,“我曾经救过她的命。”

    “是这样吗?”王琳琅将信不信地盯着他,目光带着明显的狐疑,“救她命的不是萧博安吗?怎么你也救过她的命?”

    “小舞,你相信我。有些事,现在我真得不能对你说,但是,待到有一天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将一切托盘而出,悉数讲给你听,但是现在,我不能。”姬安的目光坦诚,言辞恳切,语气中有有一种隐隐的沉重。

    目前,他的身边危机重重,杀机叠现,他怎能自私地将她拖入其中,去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甚至性命之忧!

    “随你,在这个世上,谁都会有点秘密!放心,我不会再追问了。”王琳琅摆摆手,混不自意地说道。

    这种仿佛陌生人之间的不在意,像是一个尖刺,陡然戳进了肉里,使得人不禁猛地一痛。姬安看着身边侧头凝望星空的女孩,压下心底突然涌上的那股失落,也抬眸看向那浩瀚无边的夜空。

    一时间,俩人无语,只是各自安静地着看着头顶上方的璀璨星空。

    一种静谧在慢慢地流转,合着草丛中昆虫的叫声,山谷下方奔腾的水声,远方呼啸而来的夜风,还有各自浅浅的呼吸声,形成了一副既噪杂又静谧的星夜图。

    “这些星星,它们的寿命都很长很长,有几十亿年长。”良久,王琳琅有些迷离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它们一直在天上,俯瞰着地上的芸芸众生。而众生,在它们眼中,真得是非常非常渺小,就像是一粒粒尘埃一样。这样的尘埃,来了一批又一批,可是,那些星星却依然是那些星星。它们的光辉,照过古人,又照着今人。相较于它们漫长而孤独的寿命来说,我们的生命,似乎只是一瞬间而已。有时候,这样想想,便觉得这人生好似根本没有什么意思。”

    王琳琅的声音,似乎掺杂着一种浓浓的寂渺,“但是,师傅告诉我,纵算是人生短暂,但也要纵情欢笑,畅快一生,做自己的主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姬安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头,只是静静地听着。

    在这样美丽的夜晚里,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她恍如自语的话语,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今夜的她,有点啰嗦,有点情绪不稳,有点反常,但是,他知道,这便是真正的她!那个隐藏在坚硬外壳下,最柔软最真实的她!

    “可是,他死了,变成了这天上的一颗星星。天上这么多星星,我却不知道哪一颗才是他。你说,他会不会怪我?”

    王琳琅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但声音却越来越低,最后趋于无。姬安偏头一看,她竟靠在那大石之上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之前身体的损耗实在太大,当姬安将她轻揽在怀中之时,她竟没有醒。星光撒照在她的脸上,清晰地照见了她脸上那已经风干了的泪痕。

    “傻姑娘,”姬安轻轻地摸上那泪痕,真正是语带怜惜,心藏爱意。

    原来,他的女孩,有这样一颗丰富而独特的内心!那些奇思怪想,纵然聪明如他,听得也是不甚明白,也不知是怎样跑到她脑袋里去的?真正地出乎他的意外,又让他欢喜不已。

    这样一颗世间独一无二的灵魂,是他生命的光。他一定会牢牢地把这团光抓在手里,永远也不放开。

    ------题外话------

    写这一章时,约莫是写到了爱情,所以心情也跟着甜蜜起来。

    在时间的长河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就在那个合适的时候,遇到一个对的人,相识,然后相知,相爱,最后决定相伴一生,真正是世间最甜蜜最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