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恋语集:织梦书 > 第十三节 真实
    出卖自家师父的“缘分”和闺蜜的新店,打发走了金仙公主和一众贵女后,卢悠悠总算能安安静静地自己待在洞房休息一会儿。

    只不过,一想到那些贵女们来的目的,李宪让人准备的精致饭菜就全然没了吸引力。

    本以为成亲之后便终成正果,她却忘了,这个时代不是她的时代,男子三妻四妾寻常事,红袖添香更风流,就连章若虚落魄之时,都会yy一下神仙窟遇十娘的风流韵事,哪里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传奇。

    这不,刚成亲拜堂,连洞房还没进,觊觎她男人的女人就一波波地赶来刷存在感,想讨好她也罢,嫉妒她也罢,都如此明目张胆的压根不觉有什么问题。

    毕竟,这是连皇后娘娘都金口玉言恩准了的事。

    可她,怎么就忍不住咽不下这口气呢?!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小白忽然蹦了出来,大尾巴一扫,将她面前的红烛灯火吹的摇摇晃晃。

    “方才你们对饮合衾酒,李宪身上的那枚碎片已经融入你的手心,你看看!”

    卢悠悠一怔,翻过手来,这才看到,掌心那几枚细小的红痣如今已有了形状,七心成斗,正对应这天上北斗星的形状,在她细看的时候,最后一个红点闪了闪,忽然和其他红点一起,从她掌心飞出,消散在半空中。

    “啊?!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不见了?”

    “别怕,没事的。”小银狐用尾巴尖扫了下她的掌心,安慰道“你已经收齐了七枚恋语碎片,它们会自动回归梦空间。等你脱离这个世界,就可以回去补炼情天? 恢复你们那个世界的有情天。”

    “回去?”

    卢悠悠心头一紧,下意识地看了眼门口,李宪尚在宴客? 还没回来? 他们的日子? 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要结束?

    “我若是就这样走了,那他怎么办?”

    “他?你是说宁王吗?”

    小银狐跳到了桌上? 小爪爪捧起一片熏肉塞进嘴里? 一边吃一边说道“他是这里的人,自然会留在这里。你若是离开了,那原来的卢悠悠会还魂归来? 替你在这个世界继续生存下去? 直到寿命终结。或者……你直接离开? 这里的卢悠悠就会猝死……你舍得吗?”

    “她能回来?”卢悠悠握紧了拳? “当初她不敢代嫁? 不愿嫁给李宪? 宁可一死……如今再回来,他们……他们……”

    她不敢再想下去,李宪会不会认出“她”的不同?能不能接受那个“卢悠悠”,而她……真的要将他让给别人吗?

    可若是留下……卢悠悠不禁苦笑了一下,李宪如今已破解了司梧的死局? 博得了皇帝的信任? 不日便会被立为太子? 也就是日后的皇帝? 现在有皇后要安排贵女入府,以后呢?

    什么宫心计宫廷计各种宫斗剧她以前都看过不少,那些原本美好的女子? 一入后宫,三千佳丽皆为一人故,心机用尽,勾心斗角,早早便失去了原本的善良和单纯,和她们去争宠,她能斗得么?

    就算真的斗败了其他人,争宠胜利,可那样的她,还是原本的她吗?

    她真的能留在这个世界,与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分享她的爱情吗?

    不可能!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接受不了,也做不到。

    从来,委屈一时,都不可能天长地久。

    哪怕,是为了爱情。

    她要的爱情,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一对一的,纯粹得排他的爱情,既容不下第三者,也容不下委曲求“全”。

    就算忍一时也无法风平浪静,退一步更是万丈深渊,失去了自我之后,她在这个世界,只能看到最悲惨的结局。

    除夕时李宪带她看过烟花,哪怕在这个时代的璀璨星空下,烟花绽放的瞬间依然绚烂的可以夺去所有星光的颜色,哪怕只有短短片刻就会消失,却会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

    脱下了一生一次的喜服,卢悠悠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依然精致的妆容,只是眉梢眼角的喜色已被疲惫和忧伤取代,才见了那么几个贵女,区区几句话而已,已经让她心累至此。

    若是时时刻刻、日日年年这样下去,那很快,她就会不认识镜中的人,再也找不回自己原来的模样。

    放弃,或许会痛。

    可留下,握不住的,会更痛。

    取下了簪钗环佩,一样样收入妆奁匣中,卢悠悠感觉自己也在一点点抽离这个世界,每放下一点,就轻松一点,哪怕心口依然有不舍的痛楚,可作出选择后的释然,依旧让她拥有了“放下”的力量。

    或许这段感情,就这样写下的endg,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结发同心,宣告天下,然后,没有然后。

    不必提心吊胆地担心得到后的失去,不必看彼此一天天变得面目可憎,再最相爱的这一刻分别,记住的,都是彼此最美好的时候……

    这种安慰词说出来,卢悠悠还是忍不住心虚地朝门口看了一眼,只一眼,却一下子愣住了。

    李宪不知何时已回来,唇角微微弯起,正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不说话,可一双眼里似乎已说尽了千言万语。

    “悠悠,我回来了。”

    卢悠悠手一抖,刚取下的金钗便滑落下去,不等落地,李宪已如风一般掠过来伸手一捞,堪堪在金钗落地前将它抓住,放回她手中。

    “怎么?等急了?”

    “没……不是。”

    卢悠悠心思纷乱,本想在他回来之前悄悄地离开,可现在……看到他眉梢眼角的喜色和眼神中的期待,她怎么也说不出口,心中的纠结和不舍愈发撕扯得疼痛难忍,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眼中弥漫着的水汽凝结成泪珠,悄然落下。

    李宪微微皱了皱眉,伸出手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珠。

    “有人惹你生气了?是金仙吗?”

    卢悠悠摇摇头,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带着酒入血脉的热度,烫的她眼角发热,泪水更是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没人惹我生气,我只是怕……”

    “怕什么?”李宪在她身边坐下,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怕别人说你?还是怕……皇后安排人?你放心,我说过的话,绝无反悔,这些你都不用怕……”

    “真的?”

    卢悠悠抬眼望向他,哪怕知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话算话的比真龙还难得一见,可还是忍不住想听他的保证,想听他此刻的承诺,至少在这一刻,说出这话的他是真心的。

    “我说过不会骗你的。”

    李宪伸手轻轻在她额头弹了一下,“怎么就不信我?你怕的,无非是因为身份而让旁人说三道四,怕母后让我再纳侧妃,怕以后有人跟你争宠……你怕什么,我会不知道?”

    卢悠悠苦笑了一下,低下头。是啊,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些被人争夺的男子,有几个不知道的?

    装作不知,无非是想要骗得那些女人更加死心塌地,而他便可坐享其成,享受被人争夺时花样百出的讨好招数。

    李宪叹了口气,说道“你怕的这一切,前提是我被封为太子,以后甚至会问鼎皇位……可现在,这些都不存在了。”

    “什么意思?”卢悠悠一怔,猛地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他。

    李宪笑吟吟地看着她,手指一滑,轻轻地刮了下她的鼻尖,“我在向父皇求娶你的时候,就已经禀明绝无继位之心,无论是太子,还是皇位,都非我所求。”

    “我所求的,正是你说过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知道,你有一个秘密。”

    “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了……”

    卢悠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晕头晕脑地,在他的一声声追问中,就被稀里糊涂地抱上了床,稀里糊涂地开了车,在那云端浪头起起伏伏之中,痛并快乐着,到最后,突然意识到——

    怎么就换了张床?!

    宁王府那价值千金的沉香榻,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她那间单人房里的双人席梦思?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卢悠悠瞪大了眼睛,用力地揉了揉眼,没变!

    难道她回到了自己世界?可她还没告诉李宪……

    “早啊……醒了吗?”

    一只有力的手臂懒腰抱住她,将她拉回了床上,枕头上那熟悉的面容,带着几分微醺的惬意,意犹未尽地看着她。

    “还疼吗?”

    她掐了自己一把,疼!

    真实的,活生生的……

    原来……还可以这样!

    梦空间的主人答应过她,只要补好有情天,她就能得到自己的爱情!

    那还怕什么,她找到的,也跟着她回来的,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人!

    啊!——

    她转身反扑回去,用力地抱住他,吻在他的额头,他的鼻尖,他的唇上,甚至他的耳边颈间……都不肯放过……生怕错过这一刻,真正清醒过来之后,这美梦就会如肥皂泡般破碎。

    谁知道,织梦者编织的美梦,真的会成为现实呢?

    而他,自然也不会拒绝这送上门得美味,食髓知味地享受这美好的春光。

    至于跟着她来到的新世界会怎样,谁在乎,谁会怕呢?

    反正,这一刻,是快乐的享受的时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