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都市小说 > 路渐行渐远 > 第二十章:凭什么让别人承担后果
    张荔不知道滕颖搞什么名堂,并没有按照她说的做,继续自顾自的站在原地。

    滕颖也不着急,走过去,诚恳道“你相信我,这个游戏做完了你会茅塞顿开,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

    张荔半信半疑的看着滕颖,而滕颖则是坚定的冲着她点了点头,“相信我。”

    滕颖将张荔引到沙发上坐下,让她的闭上眼,之后道“好了,你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想,全身心的投入,我问你什么,你要用第一感觉回答我,明白么?”

    张荔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场景一,你现在正在开着车,速度很快很快。”

    说罢,滕颖看了一眼张荔,只见张荔双目紧闭,她应该在配合。

    滕颖继续道“场景二,你所做的事情东窗事发,x公司正在派杀手追你。”听到这里,张荔把眼睛睁开,滕颖马上道“这是一个游戏,一切都是假设,假设。”

    这张荔才又把眼睛闭上,“场景三,你甩掉了他们,你现在有30分钟的时间去做你能做的事情。”滕颖停留几秒钟,道“这30分钟你想干什么?”

    张荔不加迟疑的回答道“我要将我的父母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不能连累他们。”

    听闻滕颖微微一笑,“好,现在你正带着你的父母驱车前往你认为安全的地方,在你驱车飞驰的时候,你的挚爱出现了,他要让你停下。”之后问道“你将怎么办?”

    张荔道“我不能停,停下可能会连累他。”

    滕颖问道“方便问一下你挚爱的名字么?”

    “吕子杨”张荔下意识的回答道。

    “好,下一个场景,你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车速又快,忽略了迎面驶来的渣土车,你被撞了。”

    说到这里,张荔的眉头皱起来,她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了,滕颖停顿片刻道“车上的人,只有你还活着”

    听到这里,张荔仿佛看到了车里父母的惨像,她虽然闭着眼,但嘴里念叨着,“不不不,别这样,别这样。”

    滕颖继续道,“此时,渣土车上下来了杀手,他们掏出武器,准备对你下手,这时候,吕子杨来了,他将你拉出废墟,带你逃命。”

    “不我不走!我要跟我的父母在一起。”张荔嘶吼道,此时的张荔已经身临其境,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了。

    滕颖继续道,“你高速公路上,杀手将你们截停,车翻了,吕子杨身受重伤,你们在荒野里逃命,但最终还是被杀手追上,这时候你的吕子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挡在你的身前,他让你跑,让你活下去。”

    说到这里,滕颖又一次停下了,而张荔的眼睛却湿润了,“不,你不能死,我已经失去了父母,不能在失去你了,若是的话,我们一起死。”

    看到这里,滕颖默默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此时的张荔不正是当时的自己么?滕颖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道“你眼睁睁的看着吕子杨生命渐渐流失,但此时你也跑不了了,你抬起头,只见黑洞洞的抢口正对着你的脑门。”

    说到这里,张荔的身体有些颤抖,“那枪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同时,将自己的手比划成抢的样子,缓缓靠近张荔的脑门,当手指张荔接触的一瞬间,她一个激灵,“不要!”

    同时猛地睁开眼,当看到眼前的滕颖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入戏太深,但还是惊魂未定的问了一句,“我死了么?”

    滕颖收起手指,“你说呢?”

    张荔才松了一口气,“原来都是假的。”

    “我想不是吧。”

    “怎么?”张荔疑惑道。

    滕颖没有解答,而是问道“刚你的父母和吕子杨离开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张荔回想的同时心顿时拧紧,一股极强的伤感涌上来,。

    滕颖继续问道“你爱他们么?他们爱你么?”

    “爱,但那都是假设啊。”

    “是假设么?”之后道“现在你换位思考一下,若你死在这里,他们会怎么样?”

    听到这里,张荔沉默了,缓缓低下头,滕颖继续道“那么你刚才的感受会现实,不折不扣的砸在她们的头上!你一死了之,你想过你的父母么?你想过你的挚爱么?你想过这个世界上关心你,爱你的人么?”

    此时的张荔将头埋的更深了,滕颖的这些话唤醒了她的自私,而滕颖似乎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语气越来越激动,“我知道你,你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但你犯的错,凭什么让她们承担后果!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要给她们加码,逼死她们么!”

    听这话,张荔猛然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滕颖,而此时的滕颖也凝视着张荔,她不知道,这个身临其境假设实际上就是滕颖切身经历。

    良久后,张荔叹了一口气,“我错了。”

    滕颖松了一口气,“谁都会犯错,犯了错就要勇敢面对,做你能做的去补救。”

    张荔问道“怎么补救?”

    滕颖一笑,“稍等我一会儿。”

    之后她出去,几分钟后又一次回来,手里拿着一袋熟食和一小盆米饭,“先吃了它。”

    张荔看着眼前的食物咽了口口水,自己确实饿坏了,但她还是看了一眼滕颖,滕颖笑容满面道“快吃吧。”

    听闻,张荔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这是她一生中,吃的最好的东西了,也是吃的最狼狈的一次了,她抬起头,擦了擦自己的嘴,尴尬道,“不好意思。”

    滕颖道“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好好地活着才是对家人最大的回报。”

    张荔点了点头,“我知道。”

    而刘源正在门外,愁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对滕颖道“你行啊,三两句就说服她了,你可帮了妈一个大忙了。”

    滕颖道“她只是走不出圈子而已,心结不是那么的紧。”

    刘源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滕颖想了一会儿道“要不把她分到我们监舍吧。”

    听到这里,刘源犹豫一下,“但是她的监舍都已经分好了,在532。”

    “532?那不是王甜的监舍么?”

    滕颖这么一念叨,刘源才反应过来,王甜这人锱铢必较,若是有意安排的,对张荔可就是极为不利的,“行我知道了。”之后有感觉不对,道“还不行,已经分完了,这么换的话很麻烦,过几天吧,王甜那边我盯着她。”

    滕颖答应一声,“恩行。”

    刘源看了眼屋内,道“我让管教过来吧。”

    滕颖道“别了,还是我吧,她的情绪现在还不是很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