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极道天瞳 > 四十三章 灵髓池
    欧阳鑫眼里闪过一抹惊色“为何钟公子如此肯定我不会下杀手?”

    钟不悔笑了笑,肯定地道“既然欧阳小姐有求于我,自然不会伤我。”

    其实,钟不悔敢笃定欧阳鑫不会下手,是因为他的神识扫到欧阳鑫眼中没有杀意。欧阳鑫的做法,显然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从而震慑自己!

    不过若是真要打起来,他钟不悔也不会怕就是了!

    欧阳鑫闻言一愣,颇为赞许地道“不愧是让叶云帆吃瘪的人,钟公子的胆识确实让小女子佩服。”

    钟不悔微微皱眉,当天他可是经过一番易容的,应该不会被轻易认出,可怎么现在

    似是猜到钟不悔心中所想,欧阳鑫捂嘴一笑“钟公子手上的那柄长枪,想必就是当日和叶云帆在‘万贾商行’的争夺之物吧!”

    钟不悔一拍脑袋,暗骂自己一声糊涂,当时在搏斗场,他可是用过“紫川”的,而且当日拍卖“紫川”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在场目睹,要打听到情报,不是什么难事。

    同时钟不悔也意识到了一点,论才智和情报,叶云帆完全不在欧阳鑫之下,欧阳鑫能猜到自己是当日竞价之人,这么说,叶云帆也一定能够猜到!

    “钟家族比的黑马,与叶云帆的公然叫价,‘万贾商行’的破天荒寻人,天晋城的第三位炼丹师”说到这里,欧阳鑫深深地看了钟不悔一眼“钟公子的作为可让得天晋城最近不算太平啊!”

    钟不悔笑了笑,不置可否。

    “若是钟公子能答应我的请求,我能保证钟公子在天晋城内的安全,尤其是那叶家,也绝对不敢伤公子半分!”欧阳鑫胸有成竹,说到最后,眼里闪过一抹凌厉。

    钟不悔顿觉有些好笑“论实力,我钟家不输你欧阳家半分,那叶家想要伤我,也绝非易事。”

    欧阳鑫脸上笑容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那公子可知那叶云帆的手段?”

    钟不悔不语。

    顿了顿,欧阳鑫继续说道“叶云帆为人阴险狡诈,手段层出不穷,论计谋,天晋城中他称第二,鲜有人敢称第一,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高手曾经折戟于他的手下,这其中,便包括化灵境高手!”

    化灵境高手!

    钟不悔瞳孔猛地一缩。

    他确实是听说过叶云帆手段之狠辣,可没想到,就连化灵境的高手也曾被他斩落马下,要知道,化灵境无论是在天晋城的任何一个势力之中,都可以算得上是顶尖高手!

    看着钟不悔脸上的凝重模样,欧阳鑫脸上渐渐绽放出笑容“若是钟公子肯答应我的请求,我欧阳家定能应允给予钟公子保护,到时候在两家的震慑之下,就是那叶云帆,也断然不敢轻易动手!”

    说到最后,欧阳鑫微微扬起螓首,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噗嗤!”

    忽然,钟不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让欧阳鑫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逐渐泛上疑惑之色。

    “你笑什么?”欧阳鑫皱眉问道。

    “欧阳小姐也未免过于自视甚高了吧?”钟不悔笑道,脸上神色傲然,“那叶云帆要来便来,他有计谋,我同样有手有脚,他要伤我,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就是!”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钟不悔还没说,他有神念,叶云帆想要通过暗算他得手,哪有那么容易!

    欧阳鑫瞬间愣在原地。

    她没想到,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钟不悔还依旧不动摇,这该说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好还是说他大无畏好?

    不过有一点欧阳鑫很清楚,离镇魔塔斗开始的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月,若是要去再找一个满足条件的人时间定然不够,可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想要再动手,那可就难于登天了!

    “如果欧阳小姐没有别的事,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钟不悔抱了抱拳,随后转身迈步离去。

    看着钟不悔逐渐远去的背影,欧阳鑫的粉拳逐渐紧握,由于过于用力,手臂竟是开始有着些许颤抖。

    而钟不悔依旧我行我素,朝着出口行去。

    “钟不悔,如果你有什么条件可以直说无妨,不必跟我玩攻心计。”终于,在钟不悔的身影将要隐没在竹林之中时,欧阳鑫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她知道,钟不悔敢冒险来赴约,肯定是有求于自己,只不过刚才她自信自己开出的条件拥有绝对的诱惑力,这才一直没有给钟不悔开口的机会。现在钟不悔软硬不吃,显然是要让她低头。

    钟不悔闻言脚步一滞,脸上逐渐泛上一抹自得的笑容“我听闻最近欧阳家在城外寻得一初灵髓池,不知是真是假?”

    欧阳家的情报功夫厉害,他钟家一样不弱。钟不悔早就听闻欧阳家在城外寻得一处修炼宝地,不过具体地点只有欧阳家的高层人士知道。如今他困在聚灵境八重巅峰,久久不能突破,若能到那灵髓池修炼一段时间,必定会是一个突破的机缘!

    欧阳鑫闻言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终于是进入主题了啊”

    钟不悔站立原地,静静等待着欧阳鑫的答案。

    看着钟不悔一脸得逞的笑意,欧阳鑫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可恶。

    “可以。”出乎钟不悔意料的是,欧阳鑫没过多久竟是果断答应,这让得钟不悔心中喜出望外。

    “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欧阳鑫补充道。

    钟不悔遥遥抬手道“欧阳小姐请说。”

    “事成之后,我希望钟公子能为我欧阳家炼制一百二十颗‘五叶天灵散’,材料由我欧阳家出,但丹药品质必须都要达到上等以上,我想以钟公子的能力,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闻言,钟不悔倒吸一口冷气。

    不愧是欧阳家出来的人,生意的算盘可真是打得响叮当,上次自己为钟家炼制一百二十颗“五叶天灵散”,差点,如今欧阳鑫这小妞竟然还要自己再来一遍

    “如果钟公子觉得为难的话,那小女子也不为难了,此事只好作罢。”说着,欧阳鑫叹了口气,似是十分可惜地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喂喂喂!等等!”

    听到钟不悔的声音,欧阳鑫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不过很快就恢复原状,佯作不在乎地道“怎么?钟公子改变主意了?”

    钟不悔思索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行!我答应了!”

    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好!你过来。”说着,欧阳鑫对钟不悔勾了勾手指。

    钟不悔脸上泛上一丝疑惑。

    “你快过来啊!”欧阳鑫催促道。

    带着一丝警惕,钟不悔迟疑地走了过去“干嘛?”

    欧阳鑫扬了扬首“手伸出来,给你地图。”

    钟不悔大喜过望,可就在他伸出手时,却见欧阳鑫猛地抬起脚,狠狠踩在钟不悔脚上。

    “卧槽!”

    一声惨叫响起,林中百鸟惊散。

    “还说要和叶云帆硬碰硬呢,连这点小伎俩都躲不过去!”欧阳鑫如同蝴蝶般闪了开去,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

    “你你你”钟不悔抱着自己右脚,看着欧阳鑫,一时竟是痛得说不出话来。

    还以为这小妞这么好心呢,原来只是要捉弄自己!

    “具体出发前往灵髓池的时间地点我会派人再通知你,今天就先拜拜啦!”说完,欧阳鑫提步离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钟不悔吃痛的表情,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仿佛百花都失了颜色,就连钟不悔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是瞬间一滞。

    “再见了呆子!”欧阳鑫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看着欧阳鑫离去的身影,钟不悔轻轻摇了摇头。

    “这小妞,可真是让人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