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科幻小说 > 妖都安魂书 > 384.到访
    “你们俩昨晚去哪了?”徐言赫一大早就敲开了旅馆的门,眼神犀利的看着迎客的王宇灿,吓得他本来要打的哈欠都吞回到了肚子里。

    “我们”王宇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是不是去王强的房子了?”老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别眯了老徐,你在眯就合上了。”王宇灿试图用打哈哈的方式糊弄过去。

    “臭小子,别想骗我。”老徐又把眼睁大了,“现场又找到一枚鞋印,怎么看怎么像是你的吧!”

    老徐目测了一下王宇灿光着脚的大小,又扫了一眼他的脸。

    “到底去没去?去了替你擦屁/股,没去的话,我就让人家公事公办”

    “去了!真去了!”王宇灿举手投降。

    “听他吓唬你,”闵星瀚的声音猝不及防的从身后响起,“证据都采集完了,哪这么巧隔天就又去了现场?”

    “是吗”王宇灿挠了挠头,这糟老头子坏得很啊!

    “那你告诉我,昨晚你俩去哪了?”徐言赫伸着脑袋朝屋里看,闵星瀚早就一个闪身消失了,真是只闻声不见人,“别挡着门啊,怎么?还不让我进去?”

    “进进进,”王宇灿赶快躲开了。

    这人一大早脾气这么冲,肯定在哪受气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出门了?”王宇灿没过脑子的无心一问,却直接收获了老徐的怒目斜视。

    “当然是我来找你们了!敲了十分钟没人理我。你说闵星瀚的电话打不通是惯例,怎么你的电话也打不通?”

    “因为我们去了没有信号的地方呗”

    “那是哪?”

    “在”王宇灿还没来得及描述昨晚的冒险,就被闵星瀚拉住了胳膊。

    “什么事?”他转头看向了老徐,“肯定是大事吧,不然不能晚上还专门跑一趟。”

    “你还真说对了!”老徐一拍大腿,找了个椅子蹲下来,早就把和王宇灿刚刚的对话忘到了九霄云外,“那个外包公司有陈天恒好大一笔股份!”

    “这个你说过了。”闵星瀚顺手给老徐倒了杯水,递了纸巾,示意他先擦擦额头的汗。

    巧合倒不是不可能出现,但如果巧合了太多次,那就太诡异了。

    按老徐他们查到的时间线来看,王强一来到a市,就得到了很好地安置,他直接去了这家外包公司做临时工人。

    如果这其中没有陈天恒的功劳,那老徐是绝对不相信的,甚至有可能这对无路可走的亡命鸳鸯,能抛下一切跑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十有也是有人先给出了邀请。

    王强在这里做的非常稳定一干就是七年,直到李吉庆也出现在了这家公司的名单里。

    现在听起来,王强似乎没有骗人,因为从公司的排班记录来看,他俩的班次似乎被有意的隔开了。

    如果王强是白班,那么李吉庆就是夜班,如果王强是周一三五,那李吉庆就是双休日,可见如果没有高层授意,偌大一个公司,根本没理由会有人在意这两个低阶工人。

    至于倒卖水泥的事,虽然还没有查出这俩人是否有直接关系,但李吉庆明显更有动机。

    “他很缺钱。”老徐斩钉截铁的说了四个字,“李吉庆沾赌,欠了一屁股债,再加上他又卖过一次水泥厂我直觉真觉得他跟这事儿有关系。”

    “如果王强说的是实话难不成李吉庆还杀了自己的孩子不成?”王宇灿小声在闵星瀚身边嘀咕。

    就算蹲监狱的时候加入了什么诡异互助会,替他们找会弹钢琴的孩子,也不能对自己孩子下手吧。

    “什么?你刚说什么?”老徐把头转向王宇灿,对方立刻摇头否认。

    “你听错了,什么也没说。”

    “陈天恒呢?你们找他了吗?”闵星瀚又把话题拽了回来。

    “他出差了,公司的人说已经联系了,只能先等人回来再说。”老徐说着说着,突然轻笑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你笑什么?”王宇灿问道。

    “有件事,你们肯定想不到。”

    “什么?别卖关子了”

    “我们也在查赵曼的住址,一直想着跟她见上一面,就在来你们这儿之前,他们好像找到了,而且正往那边赶去”老徐故意卖了个关子,“她住的还挺远,在郊区”

    “所以?”

    “没说完呢,是郊区的别墅区,特指。”

    “啊?!”王宇灿有点吃惊,“赵曼哪来的钱?”

    “一个女人,离了婚,又没工作,却能住在a市最好的别墅里,无奖竞猜来了,你觉得钱哪来的?”

    “房子是陈天恒的吗?”闵星瀚冷冷的戳破了老徐,就像戳破一个泡泡似的。

    “没意思。”老徐丧气的瞪了他一眼。

    “他俩!!!!???他俩怎么会搞在一起!!!?”王宇灿还处在一种震惊中。

    “这很容易推断吧,平白无故的,谁会对你这么好。”老徐轻描淡写的略过了这事儿,“反正,这么看来,陈天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徐”

    “干什么?”徐言赫回了闵星瀚一句,这闷葫芦虽然东一句西一句,但一般这种语气开场,就是有线索要交代。

    “王强的住所是怎么找到的?”

    “外包公司给的呗。”老徐很随意的回答。

    “这样”闵星瀚的眉头略略舒展开了,一个疑团已经有了头绪。“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件事。”

    “什么?”

    “一个互助会性质的小团体”闵星瀚提了提李吉庆坐牢的事,以及那个王强口中的诡异组织,他们需要会弹钢琴的小孩子。

    “能告诉我一声,查这个干什么吗?”

    “我只知道不把他们找出来,也许还会有更多会弹钢琴的孩子失踪。”闵星瀚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年赵曼要给小孩报a市的钢琴比赛,因为误把评委当成了自己跑去英国的妈妈,现在赵曼也来到了a市,没准也接触到了钢琴更别提那个评委回国后就再没离开,还在a市开了很大一家钢琴辅导机构”

    “怎么听起来像屠宰场似的。”王宇灿忍不住插了一嘴。

    那一个个会弹钢琴的小朋友,就像圈养起来的肥羊一样,丝毫不知道危险近在咫尺。

    “我能不能多问一句”老徐紧张的举起了手,“为什么一定是弹钢琴的小孩子?”

    “他们在找一个孩子。”闵星瀚一字一句的说,“而且,他们宁肯杀掉所有怀疑对象,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

    “怎么会有这么凶残的人”老徐心疼的摇了摇头,“小孩子也不放过,太残忍了。”

    “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人并不是小孩子吧。”闵星瀚眼神飘向了窗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