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神医娘子病相公 > 第613章 已成定局
    大家攒文,明晚修改后再看~

    白染篇番外原来他就是鬼医啊

    我名唤白染,生于定城,长于定城,父亲乃定城城主,作为少城主,自小万千宠爱,直到我十三岁,家里多了一个小弟白宁。

    初见小弟时,他皱巴巴一团,我以为天下的婴儿都这么丑,直到小弟见风长,像白面团似的,越来越漂亮,父亲祖母姑母都喜爱得不得了。

    白宁六岁时已是混世小魔王了,一次父亲罚他,病倒后,我才知小弟从娘胎里带来了病症体弱,得仔细将养着,这也是为何父亲这么宠他的原因之一了。

    小弟调皮虽调皮,可爱也是真可爱,父亲多年来一直在寻找鬼医给小弟看身子,自在书院听闻鬼医在郧县的消息后,我寻思着有一丝希望都不要放弃,我立刻前往了郧县。

    说起鬼医,很少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他行踪不定,脾气古怪,治病看心情,治病三不医。君上都不能命令他治病,传闻鬼医武功高强,医毒无双。

    日夜兼程来到郧县之时,多方打听都没有鬼医的消息,直到郧县接二连三出现命案,才发现了不寻常,再待下去或许小命都没了,不得不启程回书院。

    “大哥,我要和姐姐,安平哥哥一起,我不想回定城。”小弟望着自己哭闹不已。

    只能故意凶道“你不回去,爹爹说以后永远都别回去了,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小弟一听哭得不行,委屈可怜的小模样至今记忆犹新。

    将小弟送回家后,不过一月,听闻鬼医来访。

    “少主,有位自称鬼医的老者,要来找城主。”

    我拍了小厮的头,踢了他一脚,怒道“臭小子,骗人还骗到我头上了,胆肥了。”

    小厮抱头,委屈求饶道“少主,小的哪敢骗您,那人真的说他鬼医。”

    “少主,您慢点跑,等等我啊!”

    我一口气跑了回去,见到了传说中的鬼医,那是一白眉长者,长相英俊,眼神锐利,看得出年轻时定然有一副好相貌。

    鬼医打量了我一眼,让我紧张不已,手心都冒汗了。

    直到父亲归来,我才惊诧得知了一个秘密,鬼医乃小弟的外祖父。

    在父亲和鬼医交谈之时,小弟偷听得知自己并非父亲的亲生儿子,离家出走了,一向淡漠面无表情的鬼医,终于神情有了变化,那是焦急之色,看来鬼医并非冷血无情之人。

    鬼医的徒弟即羽画公子最先找到了小弟,我见鬼医面色依旧冷寒,想必他是生气了吧,当时我真害怕他会把小弟揍一顿,我感觉鬼医是下得去手的,后来证明我是对的。

    三日后,我们一行四人启程回岐山县,一路上小弟真的挨了不少打。

    小弟和羽画公子互相看不顺眼,两个人互相欺负,其实我知道羽画还是让着小弟的,因为这两个活宝这路途添了许多的乐趣。

    鬼医偶尔会抱着小弟,和他说话,允许小弟在他身上撒娇,为此羽画还吃了不少醋。

    “你几岁了?”鬼医冷冷凝视着羽画。

    “师祖,我”羽画脸涨得通红。

    要是以为鬼医是个温情的人,那绝对是错了,我看不透鬼医的,然而心狠手辣我是确定了。

    这一路很多人追杀,跟踪的不计其数,一开始我以为是冲着小弟来的,才知是冲着鬼医来的,可见鬼医在江湖上得罪了不少人。

    “外祖祖,我怕。”小弟搂住鬼医声音发颤。

    “乖,宁宁不怕。”鬼医难得柔声细语,捂住了小弟的眼睛。

    只见鬼医眼里闪过戾气,一手一刀割向那刺杀之人的喉咙,没轮到我出手,鬼医将人杀得一个不留。

    “愣住干什么,快离开此处。”鬼医一个冷眼向我扫来,我立即感到身子发寒。

    鬼医将小弟紧紧地抱着,直到地上没有血迹才松开捂住小弟双眸的手。

    “外祖祖。他们是死了吗?”小弟眼里有惊恐之色。

    “对待敌人不要心慈手软。”鬼医不知给小弟吃了什么,小弟镇定了下来。

    “宁宁,不是想给你娘报仇吗?”

    “我想。”小弟点头。

    我真害怕鬼医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让小弟去杀人啥的,好在鬼医只是笑了笑,摸了摸小弟的脑袋,“不急,先慢慢学本事。”

    鬼医对危险的感知极其敏锐,我们一路甚至会乔装打扮,绕路远行。

    在我们途径一处村庄之时,鬼医给我们落塌的人家,一缠绵病榻的男子治了病,分文未取,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更多的是鬼医拒绝别人的治病的请求。

    “外祖祖,你怎么不收他们的钱。”

    “那孩子和你长得有点像。”

    鬼医就是这样随意,他心情好,分文不收,心情不好,要价百金,出得起就治,出不起,你再可伶他也不治。

    性情乖张,算是有了些感触,鬼医的冷心冷情,也是见识到了。

    记得那是在一个渔村,有家渔民有个儿子得了重病,那渔民为给儿子治病,几乎都飘在了水上,村里最能干最勤快的汉子,过得最穷。

    小宁说漏了嘴,“让我外祖祖治病啊,你儿子好了,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那对夫妇感激涕零,给鬼医磕头,鬼医看了那孩子一眼,却扭头就走,只淡淡道“活不了,不治。”

    那夫妇顿时脸色惨白,嚎啕大哭,哭声悲恸。

    当时我心里极其不忍心,想求求鬼医,只见羽画似乎见惯了这场景般,说道“你们别太难过,师祖说治不了就是治不了,你们少出去捕鱼,好好陪陪那孩子。”

    “求求您,再看看我的儿吧。”那孩子母亲求道。

    鬼医眼皮都不抬一下,冷声拒绝道“不治。”

    那孩子活了多久,我们离开了也不知道,但当时那夫妇哀伤的样子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外祖祖,你为什么不治?”白宁气呼呼的拦着鬼医。

    “师祖说了,治不了,你问什么问。”羽画凶道。

    “师祖说了,治不了,你问什么问。”羽画凶道。

    白宁和羽画就吵了起来,我已经记不清他们是第几次吵架了,大概天生八字不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