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妻纲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夫妻之实
    “什么?”曾氏张大嘴,无论如何也不敢信这话是从自家小姐口中说出。

    “小姐,你再说一遍?”

    杨婧握住曾氏的手,“之前在柳州发生了太多事,我与他……也是不得已才成了夫妻。”

    江廉闻言抬眼看来。

    “杨小姐,请您慎言,想当初我家公子也算是费了一番心思才说服了我家老爷和夫人,却也只差没有净身出户以表决心了,如此诚心对你,到头来却被你说成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今夜我家公子在场,只怕心都碎了一地了。”

    江廉声音不大,可说出来的话却实实在在的震撼到了杨婧。

    她收了声,望了过去。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难不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婚事,江秋白真的费了一番心思?只是她不知而已?

    江廉是他最亲近的人,就算他心思再怎么沉重也不至于连自己的亲近之人也要做戏欺骗?

    杨婧越想越觉得自己往日所做的事有些不合时宜。

    就在她打算离开柳州的前一天,她所思所想的,均没有任何一丁点和江秋白有关的事……

    恍惚间,江廉早已回了房间。

    曾氏担忧的握住她的手,“小姐。”

    杨婧抿了抿唇,目光闪烁着道“奶娘,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以为……”以为他这样的人,不可能真心实意的对我……

    “小姐,眼下姑爷也不在,你先不要多想,待到日后与姑爷见了面,再行解释也不迟。”

    “好,我们进去吧。”

    曾氏点头。

    午间,简单用过饭后,杨婧带着蓝启明一起出去转悠了几圈。

    美其名曰,查看店铺经营情况。

    蓝启明来到临安不过半年不到的时间,期间还被杨婧叫回了柳州一段时间,饶是如此,杨婧名下的几家空余店铺,也被他经营得有理有条。

    闲逛间,他们走进一家名为明月阁的茶楼。

    “蓝管家,您来了。”远远地还未走近,杨婧便听到有人亲切的迎了上来。

    她惊喜的挑了挑眉,“难怪这么多家茶楼你不去,偏偏要带我到这家来。”

    蓝启明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杨小姐,昨日刚回到临安。”

    “杨小姐,这是近几个月以来茶楼的进货开销记录,请您过目。”账房呈上账簿,态度诚恳。

    杨婧连连摆手,“这些繁琐的事物我也不懂,以后也还是全权交给蓝大哥来管理吧,诶对了,店里有什么招牌吗?”

    “这个时节,店里还有上好的碧螺春。”

    “行,那就来一壶吧。”

    楼内设计简朴,多为竹制的茶器,一楼七八张桌子只余下两张没人,生意不错。

    与其他茶楼不同的是,明月阁里的茶客大多衣着朴素,样貌祥和之辈。

    在临安城,青天白日里能有这个闲情逸致喝茶聊天的,不是家中小有基业,便是哪家不务正业的公子哥与小姐相约,其余人等,倒也不是说不喜欢喝茶,只不过茶楼有身份限定罢了。

    这身份规矩没有写成明文,只是大家彼此熟记于心,久而久之,一些真正爱好喝茶的白丁与苦工便不敢踏入茶楼,只会携人在街边茶摊小坐一会儿。

    杨婧挑了个二楼靠窗的位置,方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蓝启明带她去了茶楼的三楼与四楼。

    如她所见,一楼桌椅公开,茶具多为竹器,乃是专为寻常百姓设置。

    二楼桌椅紧凑,三步设一屏风,屏风花样简单,多以花草树为主,到也雅致。

    三楼包间隔离,采用上好的红檀木隔层,偶有清香,光线充足。

    四楼设有舞台,可供茶客欣赏歌舞表演与戏班子,限时开放,需提前一日预定。

    不得不让她感叹的是,蓝启明对于商业管理中的惊人天赋,这些看似寻常却暗藏巧妙玄机的设计,就连杨婧这个重活一世,见惯了上一世临安城繁荣昌盛的人,也实在想不出这么多揽客的点子。

    “主子不问问我,为何要做这些繁琐的设计吗?”带着杨婧参观完了茶楼后,蓝启明一直在旁侧偷偷打量着她的一举一动,时刻准备着随时向她解释。

    可杨婧却未发一言,这让蓝启明心中有些没底气。

    杨婧听出几分他话中的好奇,故而哂笑道“你知道行客人之方便,这很好。”

    蓝启明一扫愁容,眼中燃起一簇亮光,激动得甚至有些结巴,“能遇到主子,实乃某今生之幸!”

    “这世上,本就有许多事不易被常人理解,可只要我们自己坚定不移,万人反对又如何?是好是坏,又与他人何干?”

    蓝启明点头,深感赞同,正想说话时,一阵吵闹的笑声从楼梯间传来。

    “金兄,回家之后,可千万记得多替在下美言几句。”是昨日杨康身后的跟班,看上去略有几分眼熟,应该是她的某个表兄。

    杨婧收回目光,看向窗外。

    昨日杨家人上门来闹时,蓝启明虽然没有出面,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还是知晓一些的,他侧身一些想要挡住杨婧的身形。

    举动虽小,却让人心中一暖。

    偏偏两人的相视一笑引起了下楼来的金正贤注意,跟在金正贤身后的杨家兄妹,杨紫和杨光也一同看来。

    “绝色,没想到临安还有这等绝色?”金正贤拉住杨光的手臂,跃跃欲试。

    杨光一看,从鼻中哼了一声,“她也只有那副皮囊还能看了。”

    杨紫闻言垂下眼,就连指甲陷进掌心也不知。

    金正贤一听,问道“何出此言?”

    “不瞒金兄,这位便是我家那位臭名远扬的族亲,你别看她长得一副柔柔弱弱的美人之相,实则心肠狠毒至极,行事更属荒谬。”

    “她叫什么名字?”金正贤双眼发直,站在楼梯口不再往下。

    杨光不屑吐出两字,“杨婧。”

    金正贤咂嘴赞道,“好名字。”

    “好了,金兄,只要此次能把你我两家的好事谈妥,你要什么样的美人儿我大哥都会替你搜罗来的,当务之急是把出船的事办好。”

    “当真?”

    “我大哥一言九鼎,金兄还信不过吗?出门前大哥亲自允诺过,只要金兄帮忙,事后定然极力促成你和阿紫的好事。”说着,杨光把身侧的杨紫向前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