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652:唐大神在线制卡
    自聂洞那里得到了启迪后,唐剑感觉心境也开阔了不少,也就不急于请制卡宗师帮忙制作三足金乌鼎卡了,而是准备自己尝试制作。

    自己尝试制卡虽然可能耗时非常久。

    但聂洞说得也非常有道理,在研究制作洪荒系列的卡牌时,唐剑既可以借此磨练自身的制卡实力,又可以加深对混沌卡牌法则的感悟。

    或许都不用等到制作出三足金乌鼎卡时,他就能将混沌卡牌法则那不可预知以及承载一切两种特性完全感悟清晰,彻底创造出法则神卡。

    当天,唐剑带着碧磷真炎火卡又返回了别墅住处。

    目前还缺太阳真火没有收集到,唐剑打算待将太阳真火收集到位后,再将碧磷真炎火卡分解出碧玉磷火。

    夜里。

    唐剑联系古求全,吩咐对方调集整理公司内的资源,将所有蓝色7星以上星品的洪荒系列卡牌制作方案与制作材料整合起来,将数据汇报给他。

    没多久,古求全就给他发来了一份详细的数据汇报,同时提醒道。

    “老板,洪荒系列的卡牌普遍都比较难以制作,所需的材料也都很难收集,甚至有不少都绝迹。

    因此,目前市场主流中洪荒系列的卡牌终究占据少量份额,我们公司也没有收集太多有关此类卡牌的制作方案和材料。

    现在整理出的蓝色7星以上的洪荒系列卡牌制作方案总计有7种,其中公司具备完整的制卡材料的只有2种。

    当然如果现在开始搜集制作材料的话,应该还可以搜集出其中部分材料。”

    唐剑沉吟着提醒,“你先将那两种完整的制卡材料都派人给我送过来吧”

    他话语一顿,又道,“算了,我明天就来公司。

    你准备向外界公布一个消息,就声名称我愿意免费面向全球接单制卡。

    呃。目前只接受免费制作紫色5星以下、蓝色5星以上的洪荒系列卡牌。

    其他系列卡牌不接受委托。”

    古求全一惊,忙道,“老板,您确定是免费?”

    唐剑道,“是的。”

    古求全忙应下,“好,好的,我会立即制定相关的商业计划。争取今晚就会发出公告。”

    “嗯。”唐剑颔首表示认可,随后挂断了通讯。

    他知道古求全和耶律东会立即商议如何配合他的免费制卡活动进行造势打广告。

    即使市面上很少看到洪荒系列的卡牌,但这类卡牌并不是不受欢迎。

    相反,因为这类卡牌效果威能经常都很诡异,很难被其他卡牌克制,因此很受欢迎。

    只不过这种系列的卡牌是出了名的材料难收集,制作难度又相对较高,所以才导致市场并不大。

    而为什么制作难度高呢?

    那自然也是因为这类卡的材料难以收集,导致绝大多数的制卡师几乎都不会以此类卡进行练手,也缺乏制作此类卡的制作经验。

    于是相较其他材料好收集经常制作的卡牌而言,这类卡的制作难度自然就相对较高了。

    又因为这类卡的制作难度较高,材料难以收集。

    所以一般需求此类卡的卡师,在费劲千辛万苦收集齐全材料后,又不敢轻易交给并不出名的制卡师制作。

    就像唐剑不敢在辛苦收集齐全三足金乌鼎卡的材料后,将材料轻易交给成功率不高的制卡宗师制作一个道理。

    于是,挑选一个非常有名的制卡师为自己制卡,这也成了需求洪荒系列卡的卡师们需要慎重选择关注的事情。

    而以唐剑现在于制卡上的名声,尽管已不如他身为卡神屠神的名声那般耀眼,却也不容忽视。

    此时,他面向全球发布接受委托,免费制作洪荒系列的卡牌,这就绝对满足了大部分人对制卡师的选择。

    几乎可以预想,消息发布出去后,将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当天夜里。

    古求全就与耶律东、徐娜娜、莫欧等公司中高层一起商议着制定出了配套的商业计划,配合唐剑的免费制卡福利,制定出一系列的促销福利活动。

    其实奇迹公司的名头已经在全球打响,每天不需要促销都能卖出火爆场。

    但配合唐剑的免费制卡福利计划再制定出一系列的销售活动、拍卖活动等等,无疑又是一波新的敛财计划,要令很多人荷包空空到剁手。

    这就像是马爸爸每年搞一次双12的促销活动。

    看似很多商品都便宜了,实则赚取得利润却大幅度上升了。

    当晚,相关的计划消息通过官微以及官网发出之时,顿时就引起了不少融迷以及奇迹粉丝的注意。

    一时间整个奇迹公司的官微都爆了,不少吃瓜群众都纷纷评论点赞。

    有人抱怨,有人庆幸,有人叫好。

    “为什么?为什么只能限定洪荒类的委托?呜呜呜,我想要一张唐大师亲手制作的仙侠类卡牌啊。”

    “洪荒类卡的材料和制作方案都太难找了,尽管我也很心动,但我表示没资格吃这个瓜啊。”

    “错过这个瓜,没了那个他。虽然我不喜欢洪荒类的卡牌,但这并不妨碍我收集到材料和制作方案请唐大师去制作。

    你们傻啊,唐大师亲手制作的卡牌,就算是个白板卡,也绝对能卖出超过其本身价值的高昂价格。”

    “楼上真相了,看来老祖我也要出山亲自去一趟奇迹公司发一单了。”

    “哇哈哈哈,天助我也,我最近正愁找不到出名的大师帮忙制作蓝色七星级别的洪荒类八臂天蛛卡,没想到竟然就赶上这好事,哈哈哈,节约了钱还能赚,舒服斯基。”

    网上奇迹公司的官网都被刷爆。

    好评如潮。

    甚至有女粉丝激动得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写着唐剑的名字示爱,表示对唐剑如此无私制卡的感谢。

    第二天早晨。

    唐剑洗漱过后,就接到了孙艺荧的通讯。

    “听说你要免费为人制卡?”

    唐剑道,“是啊,怎么了?你也要吗?”

    最近孙艺荧已经返回了学校,听说生命力正在朝着2000进发,唐剑很欣慰自己女友这样的进步速度。

    虽然还是赶不上他,但这样的速度,也至少保证了将来对方是有希望追赶上的。

    或许将来有一天,他们可以有个眼睛很大很可爱的孩子。

    而相对而言。

    其他太普通的女人,就无法帮他孕育子嗣了。

    毕竟,以他现在的生命力和特殊的法则体质,能承受他的生命精华孕育出神之子的女人,注定也需要不普通才行。

    “没有,只是刚好我有几位学长和老师,他们需要制作洪荒类卡牌,因此就找上了我。”

    孙艺荧笑着解释道。

    “噢?没问题,但至少要蓝色5星以上的,星品太低的话有些浪费时间。”唐剑道。

    孙艺荧笑道,“当然,我会帮你筛选出来的,有两位老师需要你制作的是紫色星品的卡牌,他们表示只要你肯制作,他们可以出报酬,不需要免费。”

    “不用,完全免费。制作紫色星品的卡牌,对我也很有帮助。”

    唐剑笑了笑,又和孙艺荧聊了几句情侣之间的小骚话,随后就挂断了通讯。

    他很享受这样的相处方式,而孙艺荧这位老师也依旧是如最初那般,温柔体贴,为他着想居多,这就足够了。

    半个小时后。

    押送着维纳斯的隐杀组织车队,顺利抵达了玉京学府门口。

    黑色房车的车门“隆”地一声被拉开。

    车外投射进来的阳光落在维纳斯琥珀色的双眼。

    她看到正对面玉京学府大门处三三两两含笑交谈走过的大学生,警惕戒备的神色都不由有些恍惚。

    阳光,外面的世界。

    她已经四个多月都没有接触过了。

    “下车吧,我们把你送到唐大人的手里后,你就算是自由了,彻底脱离组织的掌控了。”

    执罚官伊犁冷冷看着维纳斯,亲手为其解开了电磁手铐卡的束缚。

    “最好不要想着逃跑,你应该知道,向茉莉安娜大人索要你的人是谁,那是一位卡神大人。

    如果激怒了他,你的下场不会比在监狱里要好,相信我。”

    伊犁冷笑盯着维纳斯。

    然而此时维纳斯却是猛地双眼大睁,震惊看到车外一名神色焦急而又兴奋迫切快步走来的一人。

    “是你?碧磷?”

    维纳斯下意识陡然站起。

    “嗯?”

    伊犁一惊,立即伸手抓住维纳斯的胳膊,身上散发出强悍的气势,猛地回头看向已走到车门外的方城顿,皱眉打量。

    “你你是碧磷真君?”

    他认出了方城顿的身份,毕竟也是组织里有名的杀手。

    方城顿瞪着伊犁怒斥,“拿开你的手,给我放开她!”

    “嗯?你说什么?”伊犁神色闪过不悦和冷意。

    维纳斯惊疑盯着方城顿,似乎猜到什么,“你,碧磷,是你救了我吗?”

    “不错。的确是他救下了你。他为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

    一位相貌异常俊逸的年轻人缓步走来。

    他身上仿佛散发着一种神异的气息。

    与他相较,无论是其身旁看似气势十足的几位魁梧黑衣人,还是方城顿,都似乎瞬间被人忽略。

    他往人群里一站,就是鹤立鸡群。

    此时,他也的确被不少人簇拥,甚至被远处一道道敬仰的目光注视。

    伊犁原本疑惑,但瞬间脸色一变,惊骇而又畏惧盯着唐剑,“你不。

    您,您是唐大人?”

    说着这话,他迅速又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对方那仿佛蕴含着利剑般光辉的双眸,不敢冒犯这位充满神性的存在。

    “嗯。”唐剑轻轻应了声,随后看了眼维纳斯道,“跟我们走吧。”

    伊犁的手像是被毒蛇咬了口,他闪电般迅速缩回了抓住维纳斯的手掌,露出谦卑的笑容。

    “大人,我们的任务已完成,我们代茉莉安娜大人向您致以衷心的问候!”

    “茉莉安娜”唐剑微微闭目,又睁开眼颔首道,“我已经告诉她结果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伊犁那冷漠的脸上立即露出更加小心而谦卑的笑容,躬身行礼,“遵从您的意愿!”

    下一刻,维纳斯被他小心送出车门。

    很快,这辆黑色房车便缓缓驶离了玉京学府路段。

    房车内,伊犁僵硬地坐在座位上的身躯,到此时才敢放松下来,不知觉间全身已被汗湿。

    刚刚面对那位,尽管对方看似平平常常,但他仍旧是承受着莫大的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