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258章 那又怎样?
    “姜旗,你是不是疯了?”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熟悉身影,刘亦阳只觉一股怒意升腾而起,忍不住怒喝出声。

    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帮助刘家破阵的启木城阵法仙师姜旗。

    说实话,此刻就连姜旗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鬼神差地做出这种事情,那几乎就是一种下意识地动作。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己之前跟着刘家为虎作伥的罪过,又或许这下意识的动作,才能让他保住这一条性命。

    事实上之前的姜旗,在云笑出现强势打伤刘亦阳之后,便已是极度懊悔,这才想要和“老友”黎洪基缓和一下关系。

    但事实上姜旗心中一直都很忐忑,也觉得老友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他根本不知道在云笑取胜之后,黎家要如何处置自己?

    现在刘亦阳服用了木血丹实力大进,可姜旗却知道即便这位刘家家主拿住了黎氏母女,云笑肯定也是最终的胜者。

    像云笑那样的人,若是被一两个人质就拿捏住,那也未免太小瞧他了,更何况黎氏母女和云笑有太大的关系吗?

    此时的情况,无疑就是姜旗将功补过的一个绝佳机会。

    因此哪怕他明知自己不可能是刘亦阳的对手,还是义无反顾地第一时间挡在了这个刘家家主的身前。

    甚至姜旗还在想着,越是这样不可力敌的出手,或许就更能得到黎家族人们的原谅。

    到时候赢得战斗的云笑,也不可能再对一个身受重伤的他动手吧?

    几乎是潜意识的动作,事实上是姜旗这一段时间反思的结果。

    诚如他心头所想,当他挡在刘亦阳面前之时,几乎所有的黎家族人们,心中对这位阵法仙师的仇恨,都自动消减了七八分。

    “姜兄……”

    奄奄一息的黎家大长老黎洪基,心头极度欣慰,暗道自己这位老友之前出手破阵,恐怕只是在那铁山宗钟声谷威压之下的迫不得已吧?

    “姜旗先生,不管如何,此事过后,你和我黎家的恩怨一笔勾消!”

    黎家家主直接高喝出声,显然是原谅了姜旗先前的破阵之仇。

    他清楚地知道,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阻拦五品仙尊的刘亦阳,姜旗真是豁出性命了。

    当然,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姜旗的手上,没有沾染过黎家族人的血,自从破阵之后,姜旗所做的事,最多就是用气息锁定黎家家主罢了。

    “唉,尽人事听天命吧!”

    姜旗微微点头,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刘亦阳身上,这句话有着一抹死气沉沉,看来他对于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并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姜旗,这可是你自找的!”

    刘亦阳也是被姜旗的态度弄得火冒三丈,这家伙就是个墙头草,难道真以为五品仙尊的自己不会杀人吗?

    砰!

    仅仅是一个回合,只有四品仙尊的姜旗,便是步了黎洪基的后尘,而且感应到他萎靡的气息,伤势甚至比黎家大长老还要重一些。

    因为摔倒在十数丈外的姜旗,甚至连爬都爬不起来,要不是那一口微弱的气息吊着,所有人都以为他被刘亦阳一击就给生生轰杀了。

    “洪……洪基兄,抱……抱歉了!”

    喷出一口鲜血之后的姜旗,看着远处的黎家大长老黎洪基,脸上有着一抹愧疚之色。

    也不知道是在愧疚之前的破阵,还是愧疚自己没有能挡住刘亦阳?

    这个时候的黎家族人们,已经忽略了姜旗先前的破阵之仇,而对于一名四品仙尊能挡住五品仙尊,他们原本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刘亦阳看都没有看那重伤垂死的姜旗一眼,未免夜长梦多,他已是朝着外间马车旁的黎氏母女大踏步而去,那才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唰唰唰……

    在诸多黎家族人绝望的眼神之中,一道道人影闪过,原来是以黎旬为首的黎家护卫,尽都是脸现决绝地踏步而出,挡在了黎氏母女的身前。

    可是这些黎家护卫,最多也就是黎旬的一品仙尊修为,哪怕是有着十几个人,想要档住五品仙尊的刘亦阳,只不过是送死罢了。

    “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本家主就成全你们!”

    黎刘两家百年世仇,对这些黎家护卫,刘亦阳早就看不顺眼了,更何况刘家仙尊阶别以下的族人尽数死光,他也想要找补一点回来呢。

    “黎旬,让他过来!”

    就在黎旬等人脸上浮现出视死如归的决绝之色时,身后忽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得这位黎家护卫首领愕然回头。

    “小姐?”

    刚刚说话的赫然是黎家大小姐黎洪绫,这位只有化玄境层次的黎家大小姐,此刻脸上竟然看不到半点的惶然,眼眸之中反而闪烁着一丝异光。

    黎洪绫没有去管黎旬那愕然的眼神,而是看了一眼天空上没有半点动静的粗衣青年,忽然之间信心大增,竟然还朝前踏了一步。

    “让他过来!”

    见得黎旬等人没有让开,黎红绫不由再次强调了一句。

    而这第二次的命令出口后,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黎旬还是大手一挥,将通道让了出来。

    或许是黎旬知道自己等人挡在前边,不过是让黎家多上十几具尸体而已,对于大局根本没有什么帮助,更不可能护得了夫人小姐的周全。

    “黎红绫,你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但你真以为云笑那样的人物,会看上你这种货色吗?”

    随着黎旬等人的让路,刘亦阳已经算是和黎红凌正面相对,他对黎家之人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情,更是在此刻极尽嘲讽。

    “你说得没错,他那样的人物,确实是不可能看上我,但那又怎样?”

    经过今日一战,黎红绫似乎也摆正了自己的心态,更是早早收起了那份爱慕之心,将之深藏心底,此刻盯着刘亦阳的目光,充斥着一抹戏谑。

    “黎红绫,你如此自信,不会是以为云笑能及时出手救你吧?”

    刘亦阳心下一动,无形之中再次踏前一步,离黎红绫更近了,这才极度自信地开口出声,他相信在这样的距离之下,云笑再厉害也来不及相救。

    事实上天空上的云笑,此刻没有半点的异动,更没有去管那想要出手阻拦自己的铁山宗六长老钟声谷,只是冷冷地盯着下方的这一场闹剧。

    “对付你这种货色,哪用得着云笑大哥出手?”

    黎红绫反唇相讥,说到“云笑大哥”的时候,脸色微微一红,却不知身后的母亲,早已是一脸呆滞。

    黎氏夫人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一向不喜言语,在外人面前更是很少说话,所谓知女莫若母,她自然是清楚自那夜一战后,宝贝女儿对云星的心思。

    可是诚如亦阳所说,云笑那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偏僻地域黎家的女子?

    更何况现在的云笑,已经成为黎霜剑的老师,双方辈份上也有了僭越。

    此刻黎家夫人惊异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黎红绫哪里来的自信,难道她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名五品仙尊强者吗?

    没看到刚才连黎家大长老黎洪基,还有四品仙尊的姜旗,都被刘亦阳一击轰成重伤,差一点就身死道消了吗?

    “没想到你还是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就是不知道等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刘亦阳被黎红绫的嘲讽弄得有些恼羞成怒,但这又是事实,若是云笑出手的话,他恐怕连一招都坚持不过去。

    未免迟则生变,刘亦阳不想再和这个可恶的丫头多说了,他打定主意要将这对母女拿为人质,这样才可能搏出一线生机。

    一个化玄境的臭丫头而已,哪怕是口才再好,能说得掉自己一根毫毛吗?

    这就是刘亦阳极度的自信,更何况此刻的云笑远在天空之上,根本就赶不及相救,而且那边还有着钟声谷的阻拦呢。

    只是刘亦阳没有看到的是,当他全身脉气暴涌而出,压得前边那个身形单薄的少女不断晃动的同时,后者眼眸之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

    “臭丫头,给我过来吧!”

    刘亦阳右手五指如钩,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可能将黎红绫杀掉,这乃是他用来和黎家家主,甚至是和云笑谈条件的筹码呢。

    这位刘家家主知道云笑已经是黎霜剑的老师,没理由看着自己徒弟的姐姐受辱还无动于衷吧,在他看来,这一次成功的机率无限之大。

    “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所有黎家族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刘亦阳的右手五指,朝着黎红绫抓去的时候,从这个少女的口中,赫然是发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字。

    黎家家主黎洪道原本已经绝望了,这个时候心头忽然一动,同时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天空上的粗衣青年,似乎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因为自始至终,云笑都表现得太过平静了,在这种大占上风的情况下,真要是被对方拿了人质,哪怕是黎家的人质,对云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