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网游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3172章 他肯定还有所隐瞒
    只见祝烽靠在椅背上,慢慢的说道:“说说吧,为什么如此无礼?”

    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脸上血色尽褪,这个时候苍白得像纸一样,从他们开始为朝廷办事到现在,不管经历了什么,两个人似乎都一直显得很从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如此狼狈。

    南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知道在御书房里自己没有说话的份,但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沉声说道:“你们两个也是顾大人手把手教出来的,他是个君子,你们也应该明白,事无不可对人言的道理。如今在皇上面前,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听到她开口,两个人脸上的神情更凝重了一些。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佟斯年沉声说道:“皇上恕罪,贵妃娘娘恕罪。草民等并不敢冒犯贵妃娘娘,只是这一次去安息国,遇到了一点事情——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才会御前失仪,草民等知罪。”

    “不可思议的事情?”

    祝烽和南烟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虽然这两个孩子都算是比较稳重,能委以重任的,其中尤以佟斯年更为沉熟内敛,连他都说出“不可思议”这四个字,可见这件事对他们的影响之深。

    祝烽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顾以游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说道:“草民和斯年与特使团出玉门关之后,沿途也出使了几个西域小国,历经一半年的时间抵达安息国。安息国主的确对我们的出使非常的欢迎,愿意打开国门与我们来往通商,并且设下三天三夜的酒宴,欢迎我们的使团。”

    祝烽微微眯起眼睛:“那又如何?”

    佟斯年道:“只是,在第三天的酒宴上,那位安息国主的宠妃突然出现在了酒宴上,询问我们金缕玉衣的情况,问我们何时能造好金缕玉衣。”

    “宠妃?”

    这一回,是祝烽和南烟对视了一眼。

    他们当然都知道,那金缕玉衣就是安息国主为他那个宠妃求的,这倒也并不稀奇,只是,提起宠妃,再想起刚刚在婚宴上,两个人盯着南烟看的样子,祝烽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说道:“那个宠妃,有什么问题吗?”

    佟斯年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再一次抬起头来看向南烟,这一回,连南烟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也神情凝重的看向佟斯年,只见他咬咬牙,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一字一字的说道:“那个安息国的宠妃,和贵妃娘娘,几乎一模一样。”

    “……!”

    南烟的心跳也沉了一下。

    虽然从在皇陵观遇到石天禄,而他又跟自己说了那些话,尤其他以那么笃定的态度告诉南烟,她的爹娘未必就死了,或许还在什么地方活着的时候,南烟的心里对那遥远的安息国,尤其是跟祝烽通了气之后,对那个特地让安息国特使来到大炎王朝,向祝烽求取金缕玉衣的宠妃就有了一点不可言说的念头。

    但,一切也只是一个缥缈的猜测而已。

    毕竟,不管石天禄如何的笃定,这么多年,南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博望侯和秦贵妃的消息。

    而现在,远赴安息国的顾以游和佟斯年突然告诉她,那个安息国宠妃,跟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这,这算什么?

    这又代表了什么?

    南烟的呼吸几乎都窒住了,站在祝烽的身后只感到一阵眩晕,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椅子的扶手才稳住身形,祝烽回头看了她一眼:“南烟?”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极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她说道:“妾没事。”

    但她一开口,激荡的心情还是在颤抖的声音里被出卖了,祝烽想了想,只伸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并没有跟她再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佟斯年,道:“你说的是真的?”

    顾以游急忙道:“千真万确。”

    “……”

    “见到那个安息国宠妃的时候,我们两个也很惊讶,还以为——以为贵妃娘娘什么时候到安息国了。”

    “……”

    “后来,看她跟那安息国主说话的样子,跟娘娘又完不同,我们才知道,认错人了。”

    说到这里,他又抬头看了南烟一眼。

    轻声道:“听皇上说,之前安息国特使到了白龙城,他们难道——”

    祝烽知道,他们是想要问,特使见到贵妃,有没有很惊讶。不过,祝烽召见安息国特使的时候是在白龙城的莲心会馆,而那个时候,南烟留在沙州卫,并没有跟安息国特使见面。

    如果见了面,这个秘密就不至于现在才大白天下——

    不,不应该说是秘密。

    毕竟,从安息国国主让他们两个见到那位宠妃这件事上就可以知道,对方对这件事也是一无所知。

    一个大炎王朝的皇帝,一个安息国的国主,两个人身边的宠妃,竟然长得几乎一样。

    祝烽皱起眉头,他向了好一会儿,沉声道:“那个宠妃是个什么样的人?”

    佟斯年道:“可以肯定,她一定不是安息国人。我们到安息国,见到那里的百姓大多数都是金发异瞳,唯有这个宠妃是黑发黑瞳,虽然她不通汉语,但草民可以肯定,她是个中原人。”

    “所以,她见到我们的时候,还很亲切,”

    顾以游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对了,她的年纪,应该比娘娘小几岁。”

    说完这句话,整个御书房都安静了下来。

    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祝烽感觉到站在身后的这个小女子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他也看到,抓着自己那椅子扶手的那只手不断的用力,手背上青筋都暴了起来。

    他想了想,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

    “等朕得空,再问你们的话。”

    顾以游和佟斯年也不敢多话,又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等到他们两个一走,祝烽立刻起身,拉着南烟已经冰冷的手坐到一旁的卧榻上,只见她眉头紧皱,整个人紧绷得像是一张随时都要被拉断的弓。

    祝烽沉声道:“没事吧?”

    “……”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看向他。

    轻声道:“皇上,那个人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