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穿越世界线的神棍 > 178.魔门解散大典
    当墨煌踏足此间之时,他的力量自然而然的覆盖一方,所以,众魔门弟子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只是台上的祝玲玲,以及一些灵觉强大的魔门精英隐隐察觉到什么不对,只觉得这座殿堂内魔气浓度急速攀升,变得阴森恐怖起来,一些不可名状的现象开始诞生了。

    从秦朝落到楚汉相争之时,因为时间线向末日靠近的缘故,墨煌的功力也跌了足足六十多年,不过,对他两千多年的功力而言,区区六十年功力的损耗也不算什么,他的功力依旧是旷古绝境的猛,哪怕是一滴血,也蕴含着凶邪莫测的力量。

    墨煌没有说谎,他的一滴血,没有魔门子弟能够承受得起,这并非等级的问题,而是性质的问题,若是没有修炼魔功还好说,一旦修炼魔功,本就逐步靠近混沌领域的魔门弟子,对天魔之血中蕴含的真正混沌领域信息,根本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一旦承受,只怕当场就要无可挽回的堕入混沌。

    虽然修为大增是妥妥的,但在正常人看来,只怕已经身心反转,人格瓦解,重塑心智,成为一头不可名状的诡异非人存在了。

    但是,若不直接服用,而是做间接性用途,这一滴天魔真血的作用还是蛮大的。

    这一滴魔血所化的血池,渐渐渗透到这座殿堂中,而后这座殿堂的魔气浓度开始急速攀升,由此形成的魔气辐射,开始改造魔门弟子,让他们的身心灵智,不知不觉间更加靠近混沌领域。

    虽然同样是接近混沌,但这种间接的提升,还是比直接堕入混沌更为安全。

    这是墨煌的赐福,只要魔门中人不曾忘记祭祀原始天魔,每年这一滴魔血都会在今天发挥作用,代表墨煌赐福众弟子,同时这也是一份隐藏的礼物。

    若后世魔门有绝世人物诞生,这一滴魔血,便是墨煌为赠予后继者的冠冕,象征着魔门大权的真正交接。

    虽然天魔真血对魔门弟子是绝对承担不起的东西,但是,若真诞生了一位能够一统魔门的绝世人物,他或者她,必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力量,不会连这种小问题都扛不住。

    也许在以后,这座殿堂会被冠以尊贵的称号,但在此刻,还是没有魔门弟子能够发现真相,他们只是以为天魔血酒效果绝佳,喝下之后,修为突飞猛进到差点停不下来。

    祝玲玲也甚是错愕,也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天魔血酒的效果突然就变得这么好了,但还是将错就错,不说什么。

    这般会餐分为两种,普通的魔门弟子在堂中就坐,而精英与大佬,皆是获得了祝玲玲的款待,在包厢中聚餐。

    但包厢中的聚餐,气氛却不像是外面那般其乐融融,祝玲玲端坐首座,俯瞰下方,神色阴冷

    “哼,真魔宗居然叛离魔门,归降了楚朝,想当初,原始天魔尊主降服墨门末代钜子,留他一命,许其为一脉魔宗之主,没想到,他的后人今天居然叛变了。”

    场面气氛极其肃杀,祝玲玲扫视下面,看见其他魔宗的那些大佬们,神色皆有些阴晴不定,便再度怒哼道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真魔宗此刻改名为真仙宗,统合许多游勇散兵,自称道门,就冲着这道门居然供奉元始天尊,我便知道你们打着什么注意,真魔宗不过是你们的棋子而已,你们打算借真魔宗为棋,实验一下天外神圣是否能压制天魔血誓,只要真魔宗能成功,你们便立刻打算脱离魔门,入了道门对吧!”

    场面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显然祝玲玲所言非虚,只怕真的戳中了各个魔宗大佬的隐秘心思。

    墨煌此刻也落座,听闻这话,他神色微微有些感叹。

    千万魔头互噬,只为了培养一位真正能够称雄纪元的魔中之魔,这便是墨煌的理念,刚才在外面看见魔门弟子皆是其乐融融的模样,还有些小担心,没想到此刻便见到魔门还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勾心斗角,阴谋暗算,所以还是略有些欣慰的。

    祝玲玲雷霆震怒一番后“我阴葵宗身为魔门核心,魔主不在之时,负责统帅魔门诸宗,你们如此行事,魔门便要彻底解散,难道便不怕我阴葵宗的请动天魔策,发动最终魔劫吗?”

    听闻要请出天魔策,当下众人皆是神色剧变,其中一个魔宗大佬便惶恐开口“阴后请息怒,天魔策决不可动,虽然天魔策被元始天尊击伤了本源,但也残存极大的威能,一旦出动,只怕魔门便要彻底死绝了,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嘛,何必玉石俱焚。”

    又有魔宗大佬起身,恭谨问道“阴后速以喜怒不形于色而闻名,此番故意震怒,只怕心有定计,阴后若有想法,何不明示呢。”

    此言一出,祝玲玲便收了方才那雷霆震怒之色,勾起一丝妩媚笑容

    “看来大家都很熟悉我祝玲玲的性子嘛,既是如此也好,我最近收了一个女弟子,资质绝佳,我有心托付衣钵,但我这个做师傅的,又怎么忍心弟子一辈子只能做魔女呢,而魔门诸宗一向同气连枝,你们有门路联系天外神圣,何不为阴葵宗也介绍一下,好让我那女弟子,也可飞升九天仙阙,当个逍遥仙子。”

    场下气氛又变得极其沉默,似乎众魔宗大佬也没想到身为魔门核心的阴葵宗,居然也起了叛变之心,但随之气氛又火爆起来了,众魔门大佬拍着胸口保证,必然通过自己的关系和渠道为阴葵宗疏通一下,说动天外神圣的强有力实权人士,给阴葵宗一个好编制。

    还端坐席中的墨煌,没想到自己刚刚在外面参加了原始天魔忌日六十周年庆典,在里面又参加了众魔投靠天外神圣的魔门解散大典。

    墨煌寻思着,到底是该举起酒杯,和这些魔门中人一起庆祝,还是撸起袖子,把这些混账东西往死里揍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