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丞相大人赖上门 > 番外三
    元凌听到外面传来清微的敲门声,他轻轻的将搂着杨思思的手收回来,动作小心的起来,却不想杨思思还是醒了。

    “怎么了?”

    “吵醒你了?没事,你睡吧,我去看看。”元凌拍了拍杨思思,示意她继续睡,他披着外衣去开门。

    来敲门的是白羽,元凌以为是有什么大事,便沉声问道“什么事?”

    白羽看了看门内,元凌会意,把门反手带上,他站到了门外,白羽才小声的对他说道“杨家大伯两口子在外面闹呢,说是杨小山受了重伤,要找夫人。”

    元凌眼睛瞥了一眼房门,然后对白羽说道“给他们找个太医去。”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们不依,说您和夫人草菅人命,不管亲人的死活”

    对于杨家大房的无赖,他也是十分反感。

    “呵,那便什么都别管。”

    “可是,要不要告诉夫人一声?”

    毕竟这是夫人的娘家人,若是做得太过,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

    “明天再说。”

    元凌说完,就又返回了房间。

    杨思思感觉到他回来了,打了一个滚就滚到了他怀里,迷糊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元凌将她抱了个满怀,轻声说道“没什么事,睡吧。”

    杨思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再次睡了过去。

    第二天

    杨思思一起来就发现院子里的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她不免问身边的采月,“怎么回事?”

    采月抿了抿唇,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讲清楚。

    “怎么不早告诉我?”

    “大人吩咐我们不必叫你起床,外面的事让他来。”

    “外面传成什么样了?”

    杨思思觉得杨大富他们真是太过分了,这种事情也能闹?

    “都说夫人你冷血,嫁给了丞相就不把亲人放在眼里”

    “那他们还真是说对了,我就冷血!”杨思思都忍不住冷笑出声。

    还以为他们这些年有点长进,没想到还是这样,遇到什么事就怨别人。

    “大人都给他们找了太医来看,可他们还在外面这么说,真是不识好歹。”

    采月有些气愤,现在外面的人都在骂元凌和杨思思,还说元凌不配坐上丞相之位。

    这时张舒晴牵着四岁的儿子东哥进来了,她也是听了那些难听的话,脸色有些不好。

    “思思,对不起啊,我那婆婆她”

    “又不关你的事,你道什么歉?而且,她是什么德行,我比你还了解她。”

    杨思思摇了摇头,表示张舒晴不必如此。

    张舒晴却觉得那毕竟是她婆婆,虽然钱氏一直不喜欢她。

    “那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

    “他们要骂就骂吧。”

    元凌既然说他有办法解决,那就让他解决好了。

    没过多久,外面又有了新动向,杨小山为什么会伤成这样被人爆了出来。

    原来他是跟人在花楼打架,不小心被人从楼上推了下来,这下外面那些说元凌和杨思思冷血的人都觉得脸疼。

    喝花酒还跟人打架,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好吗?

    而且丞相大人还给他们找了太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好吗?

    在早朝上,已经有御史以这件事掺了元凌一本,已经是皇帝的皇甫一炎看着底下的元凌,问道“元爱卿,这件事你怎么说?”

    “禀皇上,此事属实。”

    元凌大方的承认下来。

    在他右手边的晏十一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哦,那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皇甫一炎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杨家大房的难缠,不过他还是好奇元凌会怎么处理。

    “回皇上,微臣没有什么解释的,微臣已经在第一时间给他们找了太医,也已经派人去查了当时玉香楼内发生的事情,如今事情已经明了,御史大人也可以下朝后去打听打听。”

    元凌脸色不变,不卑不亢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下朝吧。”

    这种事情他没什么兴趣管,元凌既然已经解决了,他也就不去问了。

    元凌从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跟着他,他才登基不久,这时候该给的信任他还是会给的。

    御史没想到元凌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只能就此作罢,但是往后可能会不太好面对这个丞相大人了。

    下朝后,元凌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带着白羽去了杨大富他们住的地方。

    晏十一看着元凌离去的背影,又是皱了皱眉,也出宫了。

    逸王也派了太医到杨大富家,因着杨小雨的缘故,他也不能置身事外,为了杨小雨,面子上他也得过得去。

    杨小山受伤,让杨大兴一家的生意都暂时闭门谢客。

    说起来,杨大兴身为逸王的正经岳丈,都没有杨大富一家那么高调,本本分分的在京中开了一家甜品店,也不知道杨大富一家到底在显摆些什么。

    杨大富一家不仅搬到京中和杨大兴他们住在一起,吃他们的,住他们的,又不干活,整个一二世祖一般。

    晏十一到了丞相府,见杨思思正低头和张舒晴逗着东哥,他面色不虞的走过去。

    杨思思抬头,顿时问道“怎么了?谁惹你了?脸黑得跟碳似的。”

    “你还笑得出来?你听听外面那些人是怎么说你的?”

    晏十一一想到那些人说杨思思无情无义,他就气得想打人。

    “他们爱说就说,嘴长在他们身上,我又管不住他们的嘴。”

    “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生气?”晏十一都替她不值。

    “我生气难道她们就不说了?元凌不已经给他们找太医了吗?问心无愧就好。”

    “真是懒得说你,你的心也太大了!”晏十一有点恨铁不成钢。

    “行了,别生气,坐下来歇歇,是不是刚下朝?我让人中午多做两个菜,你留下一起用午饭吧。”

    杨思思和元凌成亲之后,晏十一就时不时的登门蹭饭,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能和她多相处一阵,晏十一都觉得很满足了,便没有拒绝。

    杨风因为经常当差,也没怎么在家吃饭,所以杨思思把张舒晴母子也留了下来。

    临近中午元凌才回来,见到晏十一在这毫不意外。

    “回来了?”

    “恩,我去换身衣服,准备开饭吧。”

    元凌搂了搂杨思思,然后回房去换上便服。

    “怎么样了?杨家的事解决了吗?”晏十一还是忍不住的关注这件事的后续,毕竟这关系到杨思思。

    元凌笑了笑,对杨思思说道“大哥他们一家过几天就要回杨家村了,你有时间去送送他们。”

    杨思思一愣,杨大富会答应回杨家村?

    “你怎么办到的?”

    元凌唇角微勾,并没有跟她说明,只是说“反正他们已经答应了,你就放心吧。”

    对付他们那样自私自利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一榔头,在给一颗甜枣。

    而他只是对杨大富说“如果不想杨小山躺在床上当个活死人,你们就搬回杨家村,不得再迈入京中一步,至于你们后半生的生活,我会定期给你们一笔银子,让你们衣食无忧。”

    元凌见杨大富和钱氏眼里都闪过一丝贪婪,他勾着唇角继续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再到外面去闹,不过,你们可能一文钱也得不到,杨小山一辈子就这样了。”

    不是他吓唬他们,而是杨小山的情况确实有点严重,脑部受伤严重,想要醒过来得花不少功夫。

    杨大富和钱氏都十分纠结,如果他们再去闹的话,恐怕元凌真的会把太医调走,不给杨小山医治,他们都看到了,太医给杨小山医治的时候,用的药材都是价值连城,有些他们根本见都没见过,如果元凌不管的话,他们根本就买不起。

    而且元凌还说了,他们回杨家村的话,他还会给他们一笔钱,他们后半生都不用愁了,这点就足够吸引他们了。

    最后不出意料,杨大富和钱氏答应了元凌的要求。

    最后元凌还补了一句话“最好这辈子都别踏进京中,也别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不然后果不是你们承担的起的,你们应该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这句话彻底断了杨大富和钱氏贪心不足的念头,连连点头承诺不会。

    事情解决了杨思思也就放心了,对于杨大富一家,她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他们好吧,他们肯定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尽做出一些令她厌烦的事来,对他们不好吧,又觉得愧对杨老太和杨老头,所以近段时间,他们在京中的所作所为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菜已经陆续上齐,几人围着桌子坐下。

    大家都端着碗开始吃饭,元凌给杨思思夹了一块红烧鱼,杨思思也给元凌夹了一块豆腐,晏十一暗暗掩去眼底的失落。

    她已经嫁给元凌,如今虽说同一桌吃饭,可是他连给她夹菜的资格都没有了。

    虽然他偶尔也会给杨思思夹菜气一气元凌,可是当他看到他们两个给对方夹菜的时候,他又不忍心打破他们之间的和谐。

    张舒晴在一旁哄着东哥吃饭,独留下晏十一一人暗自神伤。

    杨思思和元凌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开始吃饭。

    可是当杨思思夹起碗里那块鱼肉的时候,她觉得心里一阵不舒服,好像有点犯恶心,她连忙放下碗筷,捂着嘴偏向一边。

    “怎么了?”大家都被杨思思的反应吓了一跳。

    元凌更是连忙给杨思思顺着背部。

    “就是觉得有点恶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身边的采月也连忙上前问道“是不是今天鱼肉不新鲜?”厨房难道用不新鲜的鱼做菜给主子们吃?

    她拿起另外的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尝了尝。

    “味道很好啊,很鲜。”

    杨思思摆了摆手,看了一眼碗里的鱼肉,更加想吐了。

    只有张舒晴在楞了一下之后,隐约猜到了,便对元凌说道“请个太医来给思思看看吧。”

    杨思思捂着口,摇头道“我没事,我身体没问题,不用请太医。”

    她自己就会医术,自从那件事之后,她身体倍棒,根本就没有生过病。

    “要的,这种事情你自己怎么可能看出来呢?”张舒晴却坚持让元凌去请太医。

    元凌好像也明白了过来,连忙让人去把太医请进府来。

    杨思思听了张舒晴的话,也是一愣,想到自己小日子确实推迟了好多天没来,顿时也有些期待起来。

    只有晏十一没明白,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元凌把杨思思带回房,太医很快就来了。

    待太医给杨思思把过脉之后,元凌就满怀期待的问道“太医怎么样了?”

    太医对元凌拱手一辑,笑着对他道“恭喜丞相大人,夫人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太医给出了准确的答案,元凌只觉得一股暖流游遍他全身骨骼,令他飘飘然。

    “真的,我真的有孩子了?”杨思思也是十分惊喜,和元凌成亲都快一年了,终于怀上了。

    “没错,臣敢保证,夫人确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太医就差以命担保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有孩子了!”元凌激动不已,走过去将杨思思抱起,可是又想到杨思思如今怀着孩子,连忙把她轻轻放下,拉着她的手笑得不能自已。

    太医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人。

    晏十一见太医出来,拉着他问道“怎么样了?”

    太医说了杨思思怀孕,晏十一眼神瞬间呆滞,连太医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她有孩子了。

    那是她和元凌的孩子。

    此时晏十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明明已经告诉自己放下了,当初他们成亲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放下了,可他还是想留在她身边,就算是看着她幸福也好。

    现在她又有了孩子,他的心情一时间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看来是时候离开了啊!

    仰起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晏十一落寞的身影从丞相府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