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末世之水月洞天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跨越山脉 七
    “怎么回事?”杨希月的声音里充满了心焦和急切。

    “之前不小心变异蚂蚁咬了,没一会儿就成这样了。”旁边另外一个跟少年差不多的小伙子带着一丝哭意说道。

    “看着情况,变异蚂蚁确实有毒。”李志超结束了最后一只变异蚂蚁之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想到刚刚自己也差一点被蚂蚁咬到,一口凉气徘徊在胸口吃吃不得散去。

    “解毒的药剂喂了吗?”杨希月皱着眉头问道。

    “喂了,可是效果不大。”李昊宸在旁边人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之前虽然被众人下意识的保护着,但是终归还是有漏网之鱼,所以他难免要出手,也就牵动了伤口,此刻的伤势也进一步加重了。

    “我看看…”说着杨希月拉起年轻的小伙子已经变了色的胳膊,灵力下意识的向小少年的体内探进去。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暴露不暴露了,他还如此年轻,如果因为自己的遮遮掩掩丢掉了性命,自己终归还是会不舒服的。

    她想要尝试看看是不是可以用灵力驱赶涌入他体内的毒素,但是灵力刚进入他体内不久,杨希月就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了。

    这种变异蚂蚁的毒素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已经遍布了他的体内,血液经脉甚至骨骼之中都遍布了紫黑色的毒素。

    更为关键的是这种毒素灵力根本没有办法祛除,不,或许也不能说灭有办法祛除,而是她的灵力针对他体内的这种大量毒素起到的作用基本上是微乎其微的。

    还是实力不够,如果这个时候有充足的灵力,或许这个少年还有的一救,杨希月本来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眼前的一切让她明白,自己还是太弱了。

    中毒的小年轻叫做赵良元,不到二十的年龄真的很年轻,看见杨希月的神色,赵良元十分聪明的看出了一丝端倪。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胳膊冲杨希月的手里拿了出来,最后只好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不用费劲了,我…死了…之后就把…我扔在这座山脉就可以了,省的…路上还…要拖累你们。”

    “良元…”一旁一直托着赵良元的李毅忍不住内心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两个人虽然来自不同地方,但是到了新生基地之后格外的志趣相投。

    这次一起被选中出发,还说是难得的有缘,两个人也相约着以后还要做一番大事业呢,可是现在自己志趣相投的小伙伴就要死了,死亡他知道意味着什么,所以心里更显悲伤难过。

    “你放心,我,我们不会把你留在这里的…”杨希月眨了眨有些发热的眼眶,郑重其事的说道。

    “不,…不要带着我…”赵良元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飞快的流逝,也知道带着他接下来的路肯定更难走,听到杨希月说不会丢下他,顿时有些激动,他不赞同,不赞同自己死了之后还要拖队友的后腿。

    “你,你不要激动…”李毅哭着拍着因为激动差一点就没气儿了的赵良元,能多活一分钟,他还是希望兄弟可以多活一分钟。

    “我,我说真的不,不要带…带着我。”赵良元不愿意自己死了还成为队友的负担。

    “好我答应你,不带着你。”李昊宸神色冷静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好好~”随着一声声的欣慰的低喃,本该元气十足的少年终于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本里俊秀的容貌已经看不出丝毫痕迹,剩下的是已经完全变形甚至变色的奇形怪状但是大家却没有感觉到意一丝的恐惧。

    “我…我不同意扔下他。”杨希月的声音里掩藏着一丝悲痛,她知道自己不理智,但是情绪上涌,她是在没有办法放任这样一个少年在深山老林里被不知名的变异猛兽肆意的啃咬。

    “不扔下他…但是也不能这样上路。”李昊宸的神色也十分凝重毕竟是一条生命,路上相处几天他也十分喜欢经常笑眯眯的小少年。

    “那怎么办?”听见不会把赵良元丢下杨希月的情绪也略微平静了一些。

    “烧了,把骨灰带上。”李昊宸声音清冷的的说着似乎不带感情的话额但是大家都知道事实不是如此。

    李毅和高原忍着悲痛在众人的瞩目下点燃了赵良元的身体。

    很快赵良元的身体就完全淹没在了熊熊的火焰之中,不到半个小时本来躺在赵良元的空地上也只留下了一小撮灰白色的骨灰。

    大家找了一块柔软的棉布小心的把赵良元的骨灰放了进去然后郑重其事的交给了杨希月,他们要把赵良元的骨灰安安全全的带会新生基地带回赵良元口中的家。

    处理完赵良元的事情留给大家悲痛的时间并不多虽然众人心中仍旧悲痛于心,但仍旧打起了精神收拾残局。

    李昊宸也被扶回了帐篷重新休息,其他没被安排值班的队友在收拾好了残局之后也都各自回了帐篷。

    睡不睡得着且说但是众人知道就算睡不着,也要好好修炼提高精神,接下来的时间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他们不敢放松也不能放松,赵良元的逝去让他们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个莫名出现的山脉的危险性。

    一场与变异蚂蚁的战斗已经让夜晚过了一半,剩下休息的时间并不多了。

    杨希月也不准备在休息,灵力仍旧豪不放松的监控着露营周围的一切动静。

    当然不是她不累,而是之前赵良元的事情让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完全平复自己的情绪,再加上营地的防守没有人可以比她做的更好,所以她自然当仁不让的揽下了这个重任。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周围除了偶尔风吹过植物的声音,没有一丝的异动。

    距离夜色将过越来越近下半夜似乎就可以这样平静的度过了。

    就在守卫的几个人神经略有一丝放松的时候,杨希月却敏锐的从空气中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