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运河诡事之小河神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河神归位
    鹰钩鼻被余航打退了之后,便一头钻入了水中,当起了缩头乌龟,不肯露头。

    就在这时,余航突然感觉一股烦闷之感涌上心头,他扭头朝着身后望去,见到身后的情形之后,余航心中大呼不好,竟然被这血鲲摆了一道!

    果然,余航回头望去,那群密密麻麻如蝗虫一般的河妖,明面上是朝着马洛一他们去的,可实际上更多的河妖却已经避开了众人的视线已经偷偷溜进了身后的钱塘市区。

    余航暗道一声不好,虽然不知道这群河妖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可要是放任不管,余航觉得一定会出大乱子来。

    没有丝毫,余航转身准备回去阻止这群河妖。

    谁知道,他刚一转身,便被从水底下冒出头来的鹰钩鼻抓住了脚踝。

    “没用的,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屠灵大阵已经布置好了。等会儿只要我发动大阵,全钱塘的百姓都会被我献祭,届时我的本体也会被召唤至此,到那个时候我便无人可挡!”

    鹰钩鼻猖狂的大笑了两声。

    余航脸色大变,若真像鹰钩鼻说的这样,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虽说大部分钱塘的百姓都已经出城避难去了,可仍然有不少的人还没来得及逃离,被困在家中。若这鹰钩鼻的屠灵大阵一旦开启,那不光是钱塘剩余的百姓将命丧黄泉,血鲲现世,必将生灵涂炭。

    到时候恐怕整个人间都会变成一座炼狱。

    余航咬紧牙关,他决不能让鹰钩鼻奸计得逞!

    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感受着一股腥咸的血水充斥自己的口中,余航终于冷静了下来,一定有办法的!

    不知为何,闭上眼睛之后,余航的脑海里回想的竟然是当初在徐庆之书房里看过的那些古籍。

    只是此刻,那些古籍上的文字竟然纷纷变成了一条条金色的小虫,这群金色的小虫在余航的脑海里四处乱窜,重新排列组合。

    “封鬼禁术封禁世间一切邪祟。此禁术太过霸道,需以施法之人性命为笔,在邪祟身上画上禁术,遂被称为禁术。施法者切记,非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得随意施展此法。”

    这封鬼禁术应该是徐庆之早早就计划好的,封印在了自己的脑海当中,在危机时刻才会显现出来。

    毫无疑问,这封鬼禁术绝对可以把血鲲再次封印,只是这却要付出自己性命为代价。

    在这种生死关头,余航犹豫了片刻。

    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还在家中等着自己尽孝,他想着李子文被抓走,还等着自己前去营救,自己还这么年轻,他真的不想死。

    可是现在,一旦这血鲲挣脱出来,危害人间,到时便会死上更多无辜百姓。

    此时此刻,余航终于感受到了作为河神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了。

    片刻之后,余航重新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中不再迷茫,反而是一种澄澈和清明。

    他决定担负起河神的职责,他要守护钱塘的百姓,他要守护更多的人。

    余航的这种精神就叫牺牲。

    余航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接着他眼中金光一闪,封鬼禁术启动!

    河面上突然变得平静无风,原本还在猖狂大笑的鹰钩鼻此时此刻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他敛起笑意,准备发动自己最后的攻势。

    谁知道这时候,他却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而此时,余航却踏在水面上,一步一步朝着他走了过来。

    一股胆战心惊涌上心头。

    鹰钩鼻想要逃走,他已经被吓破了胆,虽然他不知道余航祭出了什么杀招,可是他却觉得非常危险,他想逃回水底。

    可惜,鹰钩鼻却丝毫动弹不得。

    随着余航越走越近,在鹰钩鼻的眼中,余航的背后竟然出现了一尊面目狰狞,口中长着獠牙,背后生出了六条手臂,每一只手上都拿着一件宝物的鬼神。

    “不,不要!”

    在鹰钩鼻绝望的眼神中,余航走到了他的面前。

    随后,余航抬起了自己的手,他的手指在鹰钩鼻的眉心处轻轻一点。

    顿时,一团金色的能量顺着余航的手指钻进了鹰钩鼻的天灵盖。

    下一秒钟,在鹰钩鼻的绝望声中,他的身体开始出现裂痕,一道道金光破体而出,一阵刺眼的金光过后,鹰钩鼻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余航知道,这封鬼禁术并不能彻底杀死这只血鲲,他只希望这次的封印能够多困上血鲲几十年。

    做完这一切,余航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也随着血鲲的封印而一块消失了。

    余航无力的挡在了水面上,河神令从他的怀里钻出,护住了他的身体,让他不至于掉入水中。

    余航仰头看着天空中密布的乌云,此刻终于散去,蔚蓝的天空,那温暖的阳光再一次出现在钱塘的上空。

    随着阳光的出现,那群正在疯狂破坏着钱塘的河妖们也一个个化成了一滩血水,随着河水一块沉入了河底。

    余航收回视线,他抬起手想要把天空中的那一缕阳光抓在手心,体会一下阳光的温暖。

    阳光照在余航的脸上,一阵温暖过后,余航的手臂无力的垂下……

    等余航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了。

    余航在一家医院里悠悠转醒。

    “咦?我怎么还活着?”

    余航的手好似触摸到了什么,他低头一看,自己的床边竟然趴着一个女子。

    而趴在自己病床边上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李子文!

    余航苏醒的消息很快便被传了出去,很快,马庸携着王萌还有马洛一一众人便来到了医院看望他。

    经过众人的解释之后,余航才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一日在余航使用了封鬼禁术把血鲲封印的时候,余航已经被这禁术耗光了寿命,即将命丧。结果就在这时候,一盏莲花灯从河神令里飘了出来,印在了余航的眉心处。

    这莲花灯竟然是传说中的替命灯。

    原来,徐庆之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所以他早早的就在河神令里放了一盏替,命灯。

    在最后时刻,徐庆之用自己的命救下了余航的命,完成了他作为上一代河神,还有余航师父的责任。

    血鲲被成功封印,马庸他们自然也是脱困而出,李子文也一同被救了出来。

    漫上钱塘的潮水也早就已经散去,钱塘重新恢复了平静。

    听闻了这些之后,余航眼中流露出一抹悲伤,没想到老徐竟然为了救下自己而死。

    李子文轻轻拍了拍余航的背,轻声安慰着他。

    人死不能复生,余航大概也能猜到,历代的河神封印血鲲的方法应该都是封鬼禁术,换句话说,河神是在用自己的命守护着钱塘的百姓。

    在李子文的强烈要求之下,余航又在医院观察了一天之后才出院回家。

    回去之后,余航特意给自己放了几天假,他带着李子文好好放松了一下,顺便带她回家见了一下自己爹娘。

    见到李子文之后,余航的爹娘都笑的合不拢嘴。

    回到钱塘之后,李子文再次和王萌合伙开起了公司,马庸也顺利和王萌定下了婚事,只不过王家提出了一个要求。

    马庸和王萌必须要多生几个孩子,其中必须要有一个姓王才行。

    马庸对于这件事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结果这件看上去无关紧要的小事,却让王马两家差点动起手来。

    余航遣散了事务所里的那群游魂野鬼,开始学着徐庆之的样子大隐隐于市,继续开着自己的河神事务所,每天准时上下班,下班之后还能和李子文出去逛逛街,享受一下二人时光。

    而钱塘的这场大雨,则是被专家们解读,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雨,算是一场自然灾害,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就这样,一切又再次回归了平静。

    五年后的某天午后,余航正坐在房间里面喝茶看报,结果这时候河神事务所的门突然响了。

    今天可是余航和李子文的结婚纪念日,余航早早就关了门准备好好和李子文庆祝一下的。

    被这个不速之客打扰,余航有些不耐烦的打开了房门。

    “没看到外面的通知吗?今天不开张。”

    谁知道,门外竟然是一个还在啃手指的毛头小子,他的身后赫然跟着一只小白鹅。

    “师父你好,我叫徐庆之,是来跟你学习怎么当河神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