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的帝国 > 1009六神无主
    什么是灾难?灾难就是一场真真正正的祸从天降。

    恶魔范克赛尔本来只是一个恶魔万人队的指挥官,最近他刚刚被提拔成了附近5万多名恶魔士兵的总指挥官。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升官发财的喜悦,因为他被提拔的原因,是因为恶魔的高级指挥官里面,已经找不出几个像样的将领了。

    那些能力强的,凶狠狡诈的,基本上都在前线战死了——不是战死在魔法大陆的远征行动中,就是阵亡在抵御魔法大陆联军的远征中。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以他的能力,其实现在这个位置有点儿高攀了。

    前线的部队一败再败,从西海岸一口气退到了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他奉命在这个山区建立防线,实际上他已经尽心尽力的在这里挖了2个月的土了。

    没办法,那些可怕的魔法大陆的远征军部队,在下雪前停在了这里,他为了能够坚守住阵地,只能在这里大兴土木。

    他一口气挖掘了4道战壕防线,还设置了所谓的障碍物,并且给第二道防线加固了两次。

    作为防线的主体,第二道防线的大部分战壕上面都有厚重的木头和泥土构成的“顶盖”,这些防御工事可能是迄今为止,恶魔部队建造起来的最强的防御工事了。

    甚至,恶魔部队还为这片防线配置了整整4000支步枪,超过100门的仿制山炮。

    可惜,这一切都在人类的进攻下,灰飞烟灭,成为了一片虚无。

    这位倒霉的指挥官范克塞尔,在抱怨自己的早餐只能吃可怜兮兮的恶魔犬肉干的时候,他的阵地就被一片炮弹组成的大雨给淹没了。

    恶魔的恶魔犬部队一直凭借着庞大的数量,为恶魔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这种数量庞大的低等魔界生物,如今的日子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爱兰希尔帝国在魔界投放了大量的生物基因武器,这让原本拥有绝对数量优势的恶魔犬,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一以上。

    更惨的是,剩下的恶魔犬开始失去战斗能力,这让魔族部队一下子失去了一种数量上非常可观的兵种。

    而如今的恶魔犬,没有办法大规模的投入作战,还时不时因为各种疾病死去,就沦为了恶魔的垃圾口粮。

    也正是因为恶魔犬大量的死亡,给魔族提供了一些廉价的食物,这才让脆弱的魔族后勤补给,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没有马上崩溃。

    换句话说,这些可怜的,被干掉的恶魔犬,用它们的尸体,给魔族提供了最后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

    正在嚼着硬恶魔犬肉干的范克塞尔脑子还没有完清醒,就被震天的炮声给吓傻了。

    他的指挥部棚顶上的泥土都被震落了下来,脚下的大地都在不停的颤抖。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声接着一声,进而连成一片的炮声太过明显,他甚至都要认为,是突发了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了。

    恶魔部队苦心建立起来的一个环形主防御体系,就这样被炮弹给洗地了。

    没有人知道敌人的炮火究竟什么时候会停下,他们只能蜷缩在战壕里不停的祈祷。

    “大,大人!”一个恶魔军官跌跌撞撞的冲进了范克塞尔的指挥部,脸上满是尘土哭丧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波西山……波西山的侧面被炮火轰塌了!”

    “什……什么!”连自己的盔甲都来不及穿的范克塞尔灰头土脸的看向了门口,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怪不得他感觉到大地抖得厉害,他的指挥部就设在了波西山的山脚下。

    “南面!南面塌方了!”那军官声音颤抖着,指着门外的方向:“第一道防线失去联络了!西曼大人派人来送信,说死在阵地上也是死,不如反击和敌人拼了……”

    “他疯了?走出这些战壕,他的士兵连敌人的一次进攻都撑不住!”范克塞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还不知道这个叫做西曼的将领,有这个觉悟和本事。

    实际上他也是脑子没转过弯来,因为他不知道魔族的阵地究竟正在经历怎样的洗礼。

    如果让他蜷缩在战壕里,被炮弹扬起的砂砾直接掩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想一个立即离开那里的好办法——哪怕是去送死的办法……

    “轰!”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一枚炮弹落在了波西山上,整个山体都开始摇晃起来。

    那是一枚毫米口径的古斯塔夫巨炮的炮弹,直接在波西山的正面爆炸开来,把附近的恶魔挖设的战壕还有坑道,彻底变成了一片齑粉。

    被这种口径炮弹直接命中可能会一点儿感觉不到痛苦的死去,附近几十米内都不会找到任何尸体。

    坚硬的岩石瞬间就会消失不见,巨大的山体碎裂开来,变成杀人的弹丸横冲直撞。

    “该死的!该死的!那些神侍者部队呢!那是神侍者不是说要来支援我们吗?他们人呢?”一伸手扯过了身前那名来报告的恶魔军官的领子,范克塞尔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一团黑影飘荡进来,原本那阴森的声音,竟然带着慌乱与绝望:“大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第二道防线崩溃了!敌人还没有进攻,第二道防线上的守军,就已经崩溃了!”

    没有人能够面对这样可怕的炮击,恶魔也不行。他们也不是二战时候的日军,会挖地道之类的当老鼠死守。他们在山体表面修建的防御工事,其实根本就不堪一击。

    因为整个山都被覆盖,只剩下山体背面还有一些防御工事幸免遇难,剩下的那些战壕和地堡,现在多数都已经彻底报废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几天前我才拒绝了魔王陛下的命令,拒绝投降交出阵地!现在可怎么办啊?”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范克塞尔一时间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刚刚拒绝了艾瑞西亚的命令没有多久,拒绝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爱兰希尔帝国的进攻会来的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