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国师谋朝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待卿归
    当年也是他大意,以为成钰没有机会动到陆明溪,却是没想到,最后来了这么一出。

    他听说,南楚的新帝回到盛京之后,立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做皇后,后宫里跟是一个别的女人也没有,一守就是五年。

    林少云当年想,就凭着这一点,当初的陆明溪便是没有看错人。

    只是,五年了,还是没有她醒过来的消息。

    如今,又是有着这一仗,已经有十年了吧。

    一个睡了十年的人,还能再醒过来吗?

    赵劭敛眸,看向窗外那棵梨花树,又是一年春日,梨花开得正好,枝繁叶茂。

    “会醒过来的。”

    他低声开口道,这句话或许是对林少云说的,也或许,是对他自己说的。

    晚风吹拂,窗外的梨花落了满地。

    林少云微微叹了一口气,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一时间,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没有说太久的话,别了林少云,赵劭便是带着安安回去了。

    明日,便是要整顿回京了。

    此一别,已经是五年了。

    又是已经五年了啊

    洛阳的街道之上,青砖映照出月色清冷。

    赵劭抬头,看见圆月高挂,忽然想起十三年前西境坞堡之上,也是这样圆的月亮,她恍然一笑,眸中的星光,黯了满天星辰。

    夜风微凉,薄云散在天幕之上,微微移动。

    “父皇,母后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带兵打仗,比你还厉害吗?”

    安安无数次从赵劭的嘴里听说过自己的母后,可看到林少云,听他说起自己的母后,还是忍不住再问一句。

    赵劭依旧是点头,嘴角含着笑意,

    “嗯,你母后比父皇厉害多了,她可是十五岁就上了战场。”

    安安的母后,他的妻子,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

    安安拧着眉头思索,牵着赵劭的手,骤然眼睛一亮,问道,

    “母后会带兵打仗,那她也会下军棋吗?”

    近来在军中,这小家伙读了不少兵法,可碍于年纪,赵劭又不可能让他独自带兵,索性教了他下军棋。

    安安很聪明,一点就透,可是下输了不少军中老将。

    “当然了,父皇的军棋就是她教的。”

    “母后的军棋下的比父皇还要好吗?”

    “嗯,比父皇好多了。”

    “等她醒过来,让她教你下棋……”

    “”

    父子两人的身影映照在街巷上,残灯微明,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北魏国破,天下一统,皇帝御驾班师,盛京的百姓载歌载舞,庆祝盛世。

    班师那日,赵劭一身御甲,帝王眉眼精致,不怒自威。

    十岁的太子亦是坐在马上,身板挺直,一袭玄黑色的束袖鎏金蟒袍,外罩铁甲,小小年纪,已然有了储君风范。

    文武百官于城门迎接帝王,万岁之声,不绝于耳。

    傅衍站在茶楼之上,看着这盛世之景,不觉露出一个笑来。

    终归,他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如今天下一统,大世升平,百姓欣欣向荣,一幅盛世之景。

    “这样,真好。”

    他身旁站着的那个浅青衣裙是女子直直的看着街巷中央,看着那最前端策马徐行,眉目精致的男子露出一个笑来。

    不觉间,眸中,划过一丝心疼,缓缓开口,

    “是啊,真好。”

    终于是再无战乱,天下太平,终于是君临天下,繁华一生。

    傅衍转头看向陆明溪,

    “若你亲自去城门口接他,或许他会更加开心。”

    这些年来,他最想看到的是这中原一统,万世升平。

    可赵劭,或许最想看到的,只是一个活生生的陆明溪。

    许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他等到了,又或许是陆明溪的命格太硬,连阎王也不收,从阎罗殿里也能逃出来。

    就在赵劭班师回朝的三日前,这个睡了十年的人,终于醒了过来

    时光荏苒,一梦十年。

    原来,他已经等了她十年,他们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了。

    一想到这些,陆明溪总感觉钻心般的疼,她已经错过了他们十年之久。

    陆明溪摇了摇头,嘴角含着笑,

    “都已经十年了,不在意这一时半会儿了。”

    她若是去了城前,或许会吓到他,所以,还是远远的看着他更好。

    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大军入城,赵劭回宫,第一件事便是去了栖梧宫,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眼陆明溪。

    只是回到栖梧宫,却是没看到她的身影。

    往常的睡的榻上床褥整洁,很是干净,铺的没有一丝褶皱。

    一时间,赵劭似是骤然失了魂魄一般,心中尽是慌乱,转头跑出门去。

    他看见往常伺候陆明溪的宫女便是问道,声音里,满是颤抖,

    “皇后呢?”

    小宫女被赵劭眸中的神色吓到了。

    那是怎样的眼睛,里面似乎住了一只万分惶然的凶兽一样,绝望中带着希冀,数十种情绪混杂,似乎只一根线悬着,稍有不慎,便是会粉身碎骨的跌到悬崖里去。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皇上,甚至,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眼神。

    一时间,小宫女结巴了,

    “回……回陛下,娘娘她……”

    “她在哪儿?!快说啊!”

    赵劭紧紧地盯着小宫女,整颗心已经悬了起来,暴怒的声音里带着颤抖。

    她去哪儿了?

    是醒来了吗还是已经

    傅衍呢,傅衍呢!

    他不是说会帮他好好照顾她的吗?

    “我刚才出宫去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赵劭的瞳仁骤然一缩,一时间,恍若是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他只是僵硬的地转头看过去,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正一身浅青长裙站在风里,六月的风带起裙裾,发丝微扬,嘴角含着笑意。

    一时间,赵劭感觉自己的心跳就像是停止了一般,大喜,狂喜?

    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一种情绪能够描绘他此刻的心情,他木然的走到她的面前,颤抖的抬起手来摸上她的脸。

    似是等了好久,才有勇气开口,满是酸涩,

    “是你吗?”

    陆明溪露出一个笑来,抬手握住他的手,看着那双曾灿若星辰的眼睛,

    “是我,我回来了。”

    手上的真实的触觉,赵劭眼中的泪水已经落了下来,

    “我不是在做梦是吗?这是真的,是吗?”

    此时的他,半分没了凌厉君主的模样,触碰着面前的人,小心翼翼,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易碎的娃娃,甚至是一个一触就会化为泡影的梦。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都看见她站在那儿对着他笑,可醒来,面对的却只有依然睡着的她

    陆明溪抬手抚上他的脸,眸中带上几分心疼,十年不见,他变了好多。

    “不是梦。”

    她道,

    “我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了。”

    赵劭骤然将陆明溪拥到怀里,死死的抱着她,

    “说话算话,再也不许离开了。”

    “嗯,不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