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金牌销售是如何炼成的 > 第668章 大结局
    对于这个近乎于天文数字的年度总任务,哪怕是王晨宇知道这个数字是周善成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也觉得非常不靠谱。

    因为即便是今年公司销售业绩因为市场的扩大以及谈下来了黎明公司的oe而达到了1个亿,但是明年的销售目标上调一倍半,王晨宇认为哪怕是全公司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极难完成这个目标数字。

    而从容城分公司的情况来看,如果公司总年度任务是25个亿,那么容城分公司最少也要领到2000万的销售任务,甚至很有可能会上浮到3000万的任务。

    这对于王晨宇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基本上完全不可能完成的天文数字,要知道容城分公司他带领着存储产品部拼死拼活今年也就完成了接近1000万的销售业绩。

    2000万?甚至3000万?王晨宇想想头皮都发麻,这得需要多少个行业大单才能堆积到这个数字?

    按照王晨宇这几年做销售工作的经验和目前的市场情况来分析,西南地区各省一个数据存储的行业性大单,最多也就不到300万,要完成2000万这个铁定的任务数字,至少也的需要6、7个这种行业大单才行。

    更何况今年的情况特殊,共利公司需要大量的业绩数字来成功渡过上市辅导期,所以王晨宇基本上可以认定公司一定会对容城分公司下达3000万的年度任务目标。

    果不其然,年终总结会的最后一天,周善成乾纲独断,向各个分公司下达了年度任务,容城分公司王晨宇的头上被分配了3500万的年度任务目标,甚至还超过了王宇晨自己预测的年底任务目标的高限。

    不仅仅是容城分公司,其他分公司的人在听到了周善成嘴里吐出的一个个让人绝望的年度任务业绩目标时都是唉声叹气,无精打采。大家都对于年度任务比上年提高如此之多提出了异议,希望周善成能从实际情况出发考虑得更加现实一点,而不是那么好高骛远。

    但是周善成根本就不听各个分公司的哀嚎和建议,直接杀气腾腾地说道“这是一个硬指标,我不管各个分公司明年使用什么手段,哪怕是每个单子都不挣钱,也得完成我提出的年度总任务!这关系到我们共利公司能不能成功上市的关键,所以如果哪个分公司不能完成这个任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换人来做。总之一句话,你们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目标,那么我就只好请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目标的人来替代你。明年的重中之重就是销售数字,一切都拿数据来说话。”

    周善成的这番严厉的警告和威胁顿时让所有人都噤了声,可各个分公司的参会人员心里都在腹诽周善成,对于公司成功上市后员工原始股分配方案什么都不提,就直接宣布一个任务目标数字,让大家去努力,这是典型的只想马儿奔跑却又不给马儿吃草的恶霸行为。

    可偏偏周善成是公司大老板,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因此所有各个分公司的人都还只能顺着周善成的意思表面上领受了这个任务,但是谁也不把这个任务数字放在心上,毕竟谁都知道,这个天文数字般的年度任务是绝对完不成的,即便是去年做得最好的王晨宇也同样没有例外。

    这是王晨宇干销售工作以来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年度任务完全没有信心,他很清楚,周善成在共利公司经过这两年的告诉发展后现在心中的思路有了一个重大的变化。

    虽然说共利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是以销售数据存储设备为主,而且作为市场上认可的厂商,哪怕是利润率要比it圈内的那些系统集成商高不少,但是这总归是挣钱效率太慢,毕竟任何一个单子都是有成本的,更何况共利公司自己本身并没有什么核心技术,说白了,就是一个呆湾的生产商在大陆地区的独家总代理而已,无非就是这两年创立了共利这个品牌并且让市场普遍接受了而已。

    而公司上市就完全不同了,国内的股市其实并不完善,更类似于一个商业大鳄圈钱的地方。一个公司如果成功上了市,公司老板都会把中心放到资本运作上去,以前的那种做单做项目的模式当然是比不上资本运作来钱更快更轻松。王晨宇暗自猜测周善成目前可能就是这种想法,所以才会将主要的精力放到公司上市这件事情上去。

    如果周善成的想法真像王晨宇猜测的那样,王晨宇对于自己在共利公司的前景第一次有了负面的判断,周善成既不愿意给他分配哪怕一点员工原始股,也没有心思再像以前那样做实业,而是一门心思向上市圈钱,那么他还应该继续在共利这么干下去么?他以后的出路在哪里?一旦年龄大了,周善成会不会把他扫地出门可是很难说的事情,至少现在王晨宇对于周善成并没有多么大的信心。

    因此王晨宇在开完年终总结会回到容城后,心中非常的迷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应该继续在共利继续混下去,又或者就开始未雨绸缪,早点想好退路在哪里。

    说句实话,王晨宇对于目前他在共利的这份工作还是非常不舍的,这当然不全是因为他在共利除了年薪以外还能捞点外水的原因,还有共利公司给了他这么一个能发挥自己能力的平台,如果王晨宇想要换份工作,至少也需要一个这样的平台能发挥他的价值才行。

    想归想,但是敢做的工作依然还得按部就班地做。王晨宇回到容城分公司后召集手下的所有人开会,宣布新的一年里部门年度总任务并且将这个任务分解到每个销售的头上。

    于莉、宋明听完王晨宇传达的销售任务后立即炸了锅,异常反对公司今年给他们头上分配一个比去年任务番了一倍半的心任务,在他们看来,去年大家拼死拼活,还是因为王晨宇本人拿下了不少的大单子后才勉勉强强完成了去年的年度任务。现在这个年度任务上调那么多,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他们两个甚至很是不满地反问王晨宇,为什么不在年终总结会上向公司领导提出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于于莉和宋明的这种质问,王晨宇还没办法解释,因为他不可能说现在大老板周善成急于上市,需要公司的销售业绩看上去好看,好上市圈钱。

    而陈业超的反应倒是出奇的冷静,对王晨宇说道“这个任务是太夸张了点,反正我是肯定完不成的,即便是将目前所有手上正在跟踪的单子以及潜在的有可能拿下的单子加在一切也不行。我只能向你保证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能做到哪一种程度就到哪一步吧。”

    王宇晨果断地接过了话题,说道“大家的这种心情我能理解,就凭这去年的销售情况和市场来看,我的心里也同样没底。但是既然大家都是拿着公司发的工资,尽全力而为吧。总之一句话,大家还是要将目标放在大项目上,以前那种一两台的小单子不要过多地关注和花心思,不然大家累得吐血也依然卖不了多少。”

    这次的会议很快就开完了,王晨宇简单将销售任务给每个人分了一分就宣布散会了,他很清楚,这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这几个销售无论是谁,哪怕是他最看好的陈业超可能都不会将分到他们头上的任务认真当回事。所有人包括王晨宇在内都没了一点心气去挑战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目标。

    这一年的第一季度由于去年还有些持续延续的项目和王晨宇故意在去年年底压下没有签合同的单子,所以哪怕是因为有过年这件事情的影响,销售数字上倒也不算特别难看,但是比起去年第一季度时倒是差了一些。

    当这个第一季度快要过完的时候,三月底的某一天,王晨宇在下班的路上t接到了很久没有和他进行通话的郭永恒打来的电话。

    望着手机上闪烁着的号码和人名,王晨宇的心中没有来由地一跳,像是有一种第六感一样预见到了这个电话可能是郭永恒打过来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电话。

    王晨宇接了起来,问道“郭总,找我有事?是不是要说第一季度我这边的销售业绩的问题?说句实话,从年终总结会公司给我们容城分公司存储产品部下达这么高的额一个指标,我心里是有情绪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郭永恒直接打断了“王晨宇,我找你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是有另外的事情。”

    王晨宇一听,问道“那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是通知我说我能拿到公司上市后的员工原始股吧?现在公司内部的传言都趋于一致,像我这样的员工没戏。”

    郭永恒嗤笑了一声,说道“你还做着这种美梦呢?想多了吧?周总连我都不给多少原始股,你觉得你还有希望?”

    王晨宇听出点不同的意味出来,郭永恒以前可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这么说过公司的大老板周善成,可偏偏今天这个电话里郭永恒的语气却有调侃周善成的意思。

    因此王晨宇立即问道“郭总,你这是……?”

    郭永恒很直接了当地说道“我和周总谈崩了,就是有关原始股的事情,我发现他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以前做公司的思路上,这与我的观念有了冲突。所以我可能会离开共利公司,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向全公司公布,你是我非常看好的销售,能力很强,在共利也算是得到了非常大的锻炼。我走了以后,可能总公司存储事业部的人事会有一个大的调整,你也知道公司里有人看你不顺眼,想要整你。所以我在正式宣布离职之前先给你说一声,以后你在共利公司继续干下去,就要特别注意背后有人向你捅刀子了。当然,共利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平台,以你的能力要是想在共利继续混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如果你想换个环境的话,以你的能力我可以帮你推荐,京城各个厂商总部我都有熟人。这就要取决于你自己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是什么了。我是一直很看好你的,和你一起共事那么久,也算是一种缘分,只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所以今天也算是我和你告个别吧。”

    王宇晨直接追问道“那郭总你离开共利以后准备做什么?我们还有机会再一起继续作为团队一起拼搏吗?陈刚他那边会怎么办?”

    郭永恒回答道“陈刚和你的处境差不多,毕竟他也是我力主从想联挖过来的。但是你和他都要继续生存,他比你更需要稳定,毕竟他已经成家了。所以我劝他不到万不得已先别忙着离开共利。至于我本人嘛,离职以后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高强度的工作那么多年,一直没有能有机会休息和充电。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我也希望和你与陈刚还有其他分公司里的几个人在组成一个团队来拼搏。”

    王晨宇从郭永恒最后的那句话中听出了一丝端倪,直接问道“那你离职以后是不是要换到其他大公司去当高管或者是自己创业?如果你这边稳定下来的话,我倒是希望咱们这帮人能重新组织起来进行奋斗。”

    郭永恒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和周总已经谈好了,以前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时候也签了一份竞业协议,如果我离开共利公司,两年内不得从事数据存储有关业务的工作。所以我即便是要创业的话,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行。而我已经不想再去给别人打工了,很多公司的老板都是商人,把利益看得很重,说句实话,还不一定比得上周总呢。我更倾向于自己创业,因为目前国内的数据存储市场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给你说个消息吧,一直给我们共利供货的那家呆湾的生产厂也很眼红大陆这个高速发展的市场,估计会在今年拿着自己的牌子进入大陆进行销售,为此还会在京城成立一个销售公司来专门针对大陆市场的销售。所以以后共利将会直接面对自己上游厂商的直接竞争,产品也将不再具有唯一性了,我估计周总会另想办法,引入新的生产商来给共利白牌机。这些消息都是最新的内部消息,可能对你有点用处,所以走之前我告诉这些消息,让你心中有数,这也算是我临走前给你的一个忠告吧。”

    王晨宇有些不舍地问道“我还是很怀念你带领着大家伙一起创立共利这个品牌的这几年,只可惜你要离开了。郭总,如果你那边以后真要自己创业,公司成立后记得通知我们这帮老兄弟一声,我愿意过来和你一起继续奋斗。”

    郭永恒笑了笑,说道“自己创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资金、上游生产商的资源等等都还没着落呢,现在还早,至少今年是肯定不行的,我还是要对你们这帮兄弟负责,不能考虑得不周到就把你们这帮兄弟拉过来,这对你们是不负责任的。不过我相信,两年以后,我一定会成立公司来创建自己的事业,到时候等我有了资本,能够带着大家一起创建自己的事业后再来和你们谈,现在都还为时过早。行了,我的手机号是不会变的,咱们常保持联系吧。”

    挂了郭永恒的电话后,王晨宇的心中觉得空荡荡的,一点踏实的感觉都没有,他能够预见得到,自己在共利今后的日子可能会越来越难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晨宇刚坐到办公室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点开公司邮箱准备开始工作,这种习惯和他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他发现邮箱里出现了一封郭永恒发出给共利全体员工的离职信件,在这封信中,郭永恒的用词很感性,回顾了在共利这么多年的工作生涯,并且对于共利公司今后的发展寄予了厚望,然后宣布因为个人原因正式从共利离职。

    这封信在王晨宇看来更像是郭永恒一种言不由衷的话,只不过在明面上保持了风度而已,真实的情况他更清楚原委。这也算是郭永恒在共利公司的正式谢幕,郭永恒只不过遵守了一些业内的潜规则,按照正常公司高管离职的步骤发出的一份正式通知而已。

    郭永恒的这封信算是一颗重磅炸弹,至少在很多人看来事先完全没有一丝预兆,就连蒋煜礼也在看到这封信后的第一时间将王晨宇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询问郭永恒突然离职的真正原因。因为蒋煜礼认为王晨宇作为郭永恒的爱将肯定知道。

    而蒋煜礼的这种动作让王晨宇明白了一件事情,像蒋煜礼这样级别的人都对郭永恒离职的事情事先毫不知情,可见郭永恒并没有在公司内部大肆宣扬,选择了一种默默离开的态度,当然,这也许是周善成所愿意看到的。

    毕竟郭永恒对于共利公司来说算是真正创立共利这个品牌的大功臣,这样的人物离职,不亚于在共利公司内部发生了一场八级地震,而且对于外界如何看待共利公司,特别是数据存储这个it行业内的细分行业的业内人士如何看待共利今后的前景都是周善成现在急需要去关注的事情。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王晨宇的公司邮箱里再次收到了大老板周善成发出的一封给全体员工的通告。在这封邮件中,周善成至少保持了一种平和的姿态,对郭永恒的离职表示了遗憾和祝福,然后话锋一转,说起了他对于共利公司未来发展的前景保持异常乐观的信心。然后宣布了一系列公司内部的新认识任命。

    王晨宇猜测的由周大勇接替郭永恒存储事业部总经理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而是周善成自己亲自兼任了这个职务,而周大勇则被任命成为总公司存储事业部副总经理,陈刚和朱山的职位不变,但是总公司对于管理架构再次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

    存储事业部的权限被缩小了很多,不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陈刚和朱山虽然位置不变,但是权力也被缩了水。最大的变化来自商务部门,全公司各个分公司的商务都从存储产品部里剥离出来,直接划归总公司商务部门进行垂直管理,不再听命于分公司存储产品部经理,并且负有监督存储产品部所有合同审核的权力,也就是说任何分公司存储产品部的合同条款和价格必须由分公司商务进行审核,审核不过关,就无法签订合同。

    王晨宇很是不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原来那套管理机制一直运行得相当顺畅,现在无形之中商务部门的权力被大大增强,他有些不乏恶意地猜测这也许与传言中总公司商务部门的那个女负责人是周善成的小三有关。

    而对这种变化最感到高兴的是钱晓馨,她其实在不停地暗中接近蒋煜礼的同时早就和总公司商务部的经理扯上了关系,现在的变化让她拥有了相当于监督王宇晨的一部分权力,可以说现在她完全可以在分公司内部在蒋煜礼的支持下和王晨宇分庭抗礼了。

    同样的,这封邮件于莉、宋明、陈业超等人都收到了,所有人都明白这种新的管理制度实际上削弱了王晨宇这个分公司存储产品部经理的权力。但是大家都默不出声,等着看王晨宇的反应。

    特别是宋明对于王晨宇被削弱全力感到异常高兴,他在心里始终都觉得王晨宇不过就是运气好而已,现在王晨宇的后台郭永恒离职了,王晨宇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受到总公司存储事业部方面的全力支持了。他很想看王晨宇的笑话。

    宋明甚至在猜测,公司发布新的管理办法,极有可能是大老板周善成在采取行动,消除郭永恒在公司里的一切影响。特别是各个分公司的存储产品部经理,可以说很多人是郭永恒看好的人选,现在郭永恒的而离开,自然可能会人心浮动,所以周善成才会采用让商务部门全力增大来监督整个销售团队,避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发生。

    郭永恒的离职过了一周多以后就逐渐被外界所知道,王晨宇甚至在一本it行业内部的专业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对于郭永恒离职对共利公司产生影响的分析文章,这足以说明郭永恒离开共利确实再被外界所关注。

    新的管理办法实施以后,王晨宇立即发现了一些对他不怎么有利的迹象。首先在于他新拿下的单子在签订合同时受到了不少的刁难,不是合同条款不符合上午部门方面的要求,就是价格方面,特别是特价方面被商务部门提出质疑,总之想要签订一份合同的难度和麻烦程度不亚于对外面对系统集成商和代理商以及最终用户。

    很多时候王晨宇都感到很憋屈,特别是当钱晓馨双手一摊,将审核不通过的责任推给总公司商务部的时候,王晨宇就知道这中间一定有钱晓馨在作怪。

    不止这些,原来王晨宇手中握有的蒋煜礼分公司负责人的价格权限也被收回,蒋煜礼明确王晨宇只能掌握存储产品部经理的价格权限,任何低于这个价格权限的特价都必须用电子邮件的形势向他进行申请,由他来负责评估是否批准特价。

    而且共利公司有关发放投标授权文件的权力也进行了修改,各个分公司存储产品部经理手中签发该分公司负责区域内投标授权函的权限被收归于总公司存储事业部,由周大勇来负责签发。

    随着权限被一步步地收回,再加上每一周周例会时周善成对于各个分公司存储产品部施加的巨大销售业绩压力,王晨宇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在共利公司的前景正在一步步地消失掉,他第一次有了想要主动离开共利的念头。他很自信,凭借着他的能力,跳槽到任何一个厂商去都能混得风生水起,而现在他在共利只感觉到了憋屈和无力。

    在郭永恒离开后的第二个月,王晨宇接到了陈刚打来的电话,陈刚告诉他,准备离开共利,跳槽去普惠当产品经理,而且已经和普惠方面谈好了条件,随时可以入职。同时,陈刚也劝说王晨宇早点找好退路,像他和王晨宇这样的人是一定会被周善成清洗的,毕竟他们两个曾经在公司内部有个绰号,是郭永恒的哼哈二将。如果王晨宇有心跳槽去普惠,他可以负责代为向普惠进行内部推荐。

    对于像普惠这样的国外厂商要招人,首先会在内部发布通告,最喜欢接受公司内部人员的推荐,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hr才会考虑通过猎头公司去挖人,一般来说在那种招聘网站上打广告而被吸引投寄简历的人实际上能够成功被录取入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王晨宇当然明白这种外企厂商招人的套路和潜规则,他知道这是陈刚在帮他,但是他并不想离开容城去京城工作,所以婉拒了陈刚的好意,毕竟普惠容城分公司里据他所知目前并没有空缺的职位。

    继陈刚离职后,朱山被任命为存储产品和备份产品两条产品线的全国产品经理,这下王晨宇的日子就更加难受了,朱山基本上在每周例会上不遗余力第对王晨宇的工作挑刺,简直到了一种吹毛求疵的地步,好几次都让王晨宇差点把电话摔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参加每周例会的各个分公司存储产品部经理中熟面孔越来越少,泉城分公司、魔都分公司、长安分公司的存储产品部经理相继离职的离职,跳槽的跳槽,只剩下了羊城分公司的存储产品部经理和王晨宇还在坚守,其余各个分公司都换上了新的面孔。

    面对公司各方面涌来的压力和各种挤兑,王晨宇依然还在坚守,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坚持可能也持续不了多少时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能在容城发现一个让他觉得还算满意的新职位空缺,因此他不得不选择隐忍,但是工作方面他却开始了得过且过,再也没有了原来的那份激情和动力。

    正当王晨宇苦苦在共利继续支撑的时候,在e容城办事处里,办事处的总经理胡奎正好在和e中国区的hr经理在通电话。原因是e容城办事处负责看西南大区制造业的sales因为业绩原因被干掉了,因此hr方面和胡奎进行了一番沟通,询问胡奎有什么人选可以推荐。

    胡奎当然知道共利公司郭永恒的离职消息,他也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共利公司的销售团队因为郭永恒的离开而正处于被清洗而分崩离析的状态,而共利容城分公司的销售经理王晨宇曾经在某些单子上给了他异常深刻的印象,因此他特别向e中国区的hr经理提出将王晨宇列入这个职位的首要人选。

    很快,王晨宇就接到了一个总部在魔都的猎头公司打来的电话。

    对于猎头公司如此详细地了解自己的情况,王晨宇感到非常惊讶,虽然他对于在it业内猎头公司的作用还是了解的,但是他也没有想到某一天自己也成为了猎头公司来挖人的对象。

    而猎头公司在对王晨宇核实了一些基本情况后,就告诉王晨宇是e公司对他产生了兴趣,问他是否对于去e容城办事处看大区制造业有兴趣,同时也开出了一个相当令王晨宇感到心动的年薪acka,足足比他在共利的年薪高了一倍多。

    王晨宇不得不佩服像e这样的国外厂商在薪水方面的优厚待遇,而国外厂商以前可曾经是他梦寐以求想要进去的平台,虽然这是他在入职共利以前时的想法,在共利工作了几年以后这种想法已经没有那么迫切了,但是现在目前他在共利的情况让他很憋屈,现在e了这么一个相对诱人的机会,王晨宇不得不开始了慎重的考虑。

    郭永恒离职前的那番话依然还在他的心里占据了一个位置,可问题在于郭永恒自己创业的公司要在两年后才会正式运作起来,而现实的情况是王晨宇现在在共利越来越待不下去了。

    王晨宇当然不可能这两年就这么在共利里继续憋屈地待着,也不可能就真么么一直等待着郭永恒的召唤,因此王晨宇很是爽快第答应了猎头公司,然后开始了e公司的入职程序,首先经过e中国去hr经理的面试,然后又和胡奎约好了见面详谈的时间。最终一切都很顺利地通过了两轮面试,正式谈好入职e的时间,回过头来,王晨宇再也不用受朱山、蒋煜礼、钱晓馨等人的气了,他相当快地办理了离职手续,正式加入了e公司,成为e容城办事处看整个大区制造行业的sales,开始了一段新的职场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