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 > 女生小说 > 全音阶狂潮 > 第一三三零章 贱骨头
    刚吃上呢电话就来了,杨景行跟何沛媛抱怨了一通才接听“喂。”

    程瑶瑶的号码,也是她本人的声音“回浦海没?”语气算轻,可能是不再介怀制作人上次的不痛快了,中间两次可都是楚晓彤居中联络。

    杨景行也没不耐烦“刚到,吃点东西就过去。”

    程瑶瑶盘算地哦“我也三点多才到,睡了一觉……你方不方便来接我?给他们放假了。”

    杨景行很负责“我要先去准备一下,不知道伴奏弄得怎么样,免得到时候你脸上不好看。”

    程瑶瑶挺谦虚“都是大美女,想好看也好看不了。”

    杨景行也是听吩咐的“老板都说了你难得带朋友回家,工作必须要做到位,招待好。”

    程瑶瑶好像有点不屑“朋友回家?得了吧……那晚上看你的了,好朋友。”

    杨景行满口应承“没问题,等会见。”

    程瑶瑶似乎没情报“她们什么时候到?”

    杨景行也只有录音棚的消息“确认的都是八点,应该没问题。”

    程瑶瑶鼓励“四零二面子不小,这两天了还能一句话到位。”

    “你的面子。”杨景行面无表情给女朋友盛汤,何沛媛低声说够了。

    程瑶瑶这个发起人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你给她们打电话?”

    杨景行说“还没,电视台协调的。跟我沟通了两次,可我时间实在调不过来,对不住你们。”自己也抓紧吃嚼。

    程瑶瑶很啰嗦“她们没找你?”

    “没。”杨景行觉得“谱子小样应该都拿到了吧,有意见也见面才好沟通。”

    “我有意见!”程瑶瑶突然生气“编得太偏心别人了吧?”

    杨景行重视“那见面聊。”

    程瑶瑶又呵呵“开玩笑,不会让你难做的。”

    杨景行呵“那行,我吃完就过去等你们。”

    程瑶瑶又说“其实后面的合唱特别有感觉,都舍不得一次性了。”

    杨景行还是“觉得还行就好,没让你放空话。”

    程瑶瑶哼哼打击“别人怎么想我可不知道。”

    杨景行也没那么大志向“过你这关就行,我先吃东西,等会见。”

    程瑶瑶似乎有精神“好,你多吃点,穿帅点……”

    收了电话,杨景行跟女朋友认真对视“别看我,吃。”

    何沛媛不乐意地低头喝汤,再抬眼时就是已经组织好语言的不高兴的得意“着急你先走。”

    杨景行好笑“我着急早点收工说不定还能接你吃宵夜。”

    何沛媛挑衅“那我等你。”

    杨景行舍不得“算了,那哪是等我,等她们磨洋工。”

    “又没钱白打工,凭什么。”何沛媛耿耿于怀,而且有了新想象“她们搞在一起,瞎七搭八都不知道浪费好多时间!”

    杨景行估摸“她们没什么好扯的吧?工作场合。”

    那可不一定,何沛媛能从看过的电视节目和平时的娱乐新闻推论出些东西,这四小天后除了肖乔像个专心唱歌的,另外三位可都很热衷于向公众多方位展现自己。就从何沛媛前两天回顾的李晗和唐雪怡一起上过的电视节目来说吧,那叫一个侃侃而谈显得多么热爱音乐而且从中收获了多少精神财富,这两位互相插科打诨很善于聊天,都俨然一副成熟唱将作态,其实仔细想想又有点什么音乐成就呢?所谓的代表作跟她们有什么关系?相比较而言,陈仪轩还能写个词呢。

    杨景行跟女朋友所见略同,话说回来,如果这几位真是优秀实力派,他也不会要她们一起来配合自己的时间。

    时间?哼,无赖回来才跟自己在一起几分钟?自己都不说了,文付江那群人回来都快一个星期了,杨景行却先急着去见什么四小天后。在何沛媛之前的描述中,主团前辈只是跟她象征性打听了两次杨顾问的动向,现在就变成眼巴巴等着他去单位了。而且杨景行回来这么久都没去过一次三零六,难道“比你诺诺还重要”?

    杨景行好委屈,这哪跟哪呀?

    何沛媛吐露实情“我见不得你跟别人说好话!”

    没说好话呀。

    轻声细语也不行!

    也没轻声细语呀。

    何沛媛就问“录音的时候你怎么叫她们?”

    杨景行莫名其妙“怎么叫?唐小姐李小姐,不然怎么叫?”

    “程瑶瑶呢?”

    杨景行理所当然“熟一些的叫名字,公司里也都叫瑶瑶。”

    何沛媛哼……

    吃完饭,杨景行还陪何沛媛去买了一台先进的榨汁机。家里需要的所以父母会报账,姑娘不要无赖刷卡。好像是故意拖时间,何沛媛还在家电商场逛起来,无视男朋友地跟导购咨询后相中了什么空气炸锅。

    杨景行可新奇呢“是不是跟烤箱差不多?”

    在导购看来这个东西可比烤箱好多了,各种优点。

    何沛媛给无赖个机会“自己付钱。”

    杨景行还惊喜“给我吗?”

    这东西是邵芳洁跟伙伴们推荐的,说是做的排骨鸡翅都不错,何沛媛本想让无赖也尝尝健康烧烤,不过既然小天后比较重要,杨景行就带回家去自己做吧。

    又到了收银台,何沛媛连炸锅也不想给无赖了,又拿她自己的卡出来。

    杨景行只敢小声争取“不是说那我们家用吗?”

    何沛媛瞟眼“你跟谁家?”

    “我老婆。”杨景行好担心姑娘再反悔“你呀。”

    “不跟你用。”何沛媛想的是“还给你的,扯平了,当你没回来。”无赖今天送她的所谓礼物就几本书,托孔亚飞在他母校找的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课本,《编剧基础》什么的根本不值钱。

    杨景行又好笑,公然凑到女朋友耳边悄声“那明天还穿那套。”

    何沛媛不为所动面不改色,等收银员收了她的卡,她还温柔地把手搭上男朋友的胳膊,动作很自然。

    杨景行疼得龇牙咧嘴。

    回家的路上何沛媛大概消气了,不再针对无赖而又开始抱怨宏星不知所谓,搞不懂张彦豪怎么想的,替人家电视台做这种一次性的东西又得不到什么好处,却害得制作人这么来回折腾。而且串烧这种无聊把戏随便找个什么人不能做?一群假唱走个过场而已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何沛媛甚至都盼着付飞蓉能早点大红大紫,四零二早点跟宏星脱离关系。

    杨景行跟张彦豪没啥区别,他也就是觉得宏星还有不少利用价值,不同的是张彦豪手下有不少人能用,而杨景行屁股后面就跟着几个文艺小青年。

    何沛媛也理解商业社会没那么简单,涉及到利益的东西……那怎么办呀?杨景行是不是也要考虑培植这方面的人手?

    杨景行的看法是对纯粹的音乐人而言实现价值的道路上真是太多门槛了,有些门槛根本就没必要不合理,有些门槛甚至龌龊险恶,好多人不是没有能力和才华而是迈不过那些槛。不过不合理的东西应该是能消除的,更好的行业环境应该是对更多人有利更令人喜闻乐见就更能促进发展的。

    何沛媛真信了无赖的话,比如如歌的卢胜杰几人包括青兮,他们就相对而言挺简单地实现了价值,不必像公司新人那样完全受制于人。比如三零六全体牵挂的帅哥游田昊现在就任由宏星那群狗屁不通的人摆布,何沛媛想起来都心疼呀。

    杨景行叫何沛媛也别想得太极端了,如歌也才刚开始,甚至都算不得开始,路还很长很长。

    何沛媛又有点心疼杨景行了,看着看着“……有时候又觉得你好无私。”

    杨景行咦嘿嘿“图的就是这个。”

    何沛媛满足贱骨头“还有谁说过!?”

    到浦钢二村后何沛媛又发善心了,想着自己把炸锅带回家尝试着做点什么东西,有母亲帮忙应该成功几率更大,如果杨景行运气好不被拖累到太晚,收工后还可以过来填填肚子。

    杨景行摇头否定,自己再早也得十一二点,关键是这就要何沛媛做东西吃了“……你爸吃醋你妈心疼。”

    何沛媛想一下“才不会呢……那你做饭你妈也心疼吗?”

    杨景行嘿“这事可不能说。”

    好不容易柔情起来的何沛媛又要不开心了。

    杨景行这制作人倒好,八点

    过几分才赶到录音棚。四小天后集合也算大事,宏星在停车场入口就开始设岗了,电梯外面还是黄伟亮亲自把关,西装领带地带着人装保镖。

    杨景行对公司核心前辈指指点点“亮哥,小心我告诉嫂子你又来看美女。”

    黄伟亮倒打一耙“你叫我来我能不来?我平时连瑶瑶都看不到,多亏你。”

    旁边年轻人也跟着笑“杨景行好。”

    黄伟亮人好,新来的员工也给杨经理介绍一下,还什么杨经理的话就是他的话

    杨景行没看见车的“没人来吧?”

    黄伟亮这才想起来“肖乔,上去了,有一会了,七点半差不多。”

    杨景行不理解“没通知我。”还假惺惺拿手机看。

    黄伟亮呵“你要问庞总,她负责这块我管不着。”

    杨景行赶忙上楼,沾光了,电梯都有人帮忙按。宏星也真是好面子,总部的前台都拉过来当电梯小姐了。不过这电梯小姐不太合格,才上几层就回头看乘客,虽然有笑容。

    杨经理可能是紧张,都不跟前台搭话。

    楼上也有站岗的,更布置了一番,买花肯定都用了不少钱。前台后面站了两个人,专职的更敬业,眼疾手快打电话。

    杨景行对许兰欣笑了“怎么回事,重操旧业了?”

    许兰欣呵呵“过来配合一下她们,其实也没提什么要求。”

    杨景行歉意“结婚没到场不好意思。”

    许兰欣摇头笑“没关系……二婚,没大操大办。”

    杨景行又犯病了“气色分明是新婚新娘子。”

    毕竟二婚,许兰欣不害羞还灿烂“谢谢……庞惜也快了吧?”

    杨景行也小声以掩饰失败“不知道,没听说,你掌握什么情况?”

    许兰欣更小声地笑“我更不知道……”

    庞惜已经风风火火出来了,也笑起来。

    许兰欣对初中同学说明“什么都没说。”

    杨景行配合地正经“肖乔呢?”

    “休息室。”庞惜说情况“提前了半个小时,一个助手,不是盛天那个。”

    简直是排场,休息室外还有女员工候着,而且不光服务客人,也问杨经理要喝点什么。房里就两个人,肖乔戴着一副大耳机坐得端正双眼平视。歌手旁边应该就是助手,得三十好几的女人了,正在仔细剥的应该就是从桌上的大果盘里拿的橙子。这休息室还真是难得遇到这么不见外的客人,尤其是女人。

    杨景行走到跟前了,肖乔也恰好摘放下耳机并站起来,两个人同时伸手,一个你好一个欢迎,没啥新鲜。旁边助手在收理耳机和播放器,杨景行就不伸手只欢迎了,不过助手比肖乔能笑。

    “请坐。”杨景行先不好意思“久等了,招待不周。”

    肖乔浅笑“没关系。”妆容穿着都细致,但要比舞台上淡一些,就更看得出来自幼出国生活十几年对外貌还是会有影响的。

    助手继续灿烂“吃很多了,开始就停不下来。”

    杨景行也笑,问肖乔“不喝东西?”

    肖乔摇摇头“不用,谢谢。”

    助手让大袋子里的大保温杯露个面“她的备着呢。”

    招待人员工作主动,看看助手面前的杯子“给您续一杯。”

    助手不客气“少加点奶,不能再喝了。”

    杨景行继续找话“挺忙的吧?”

    这美国回来的肖乔似乎有点小家碧玉,摇摇头“不怎么忙。”

    助手再说话“休息了两天,准备录音。”

    杨景行也有做过功课“《tendresse》是零六年出的吧?”这次串烧中肖乔贡献的就是这张专辑中的热门传唱歌曲《宠你》。

    肖乔点头“是……二零零五年开始准备,二零零四年就在……收集一些想法。”用上手势了。

    杨景行点头“感觉得到你的用心,这张专辑很出色,不过我觉得《宠你》其实不算专辑里最好的,我更喜欢《玉飞花》和《回到终点》,《躲猫猫》也很不错。”

    肖乔看着制作人,看了好一下才点头“谢谢。”